我的童年:老虎被尊称为“伯公”

史立道

 

    我们在雅莫的橡胶园,刚好在原始森林边沿,各种野兽出没无常:狐狸和蟒蛇会侵入鸡寮,衔走或吞食鸡只;成群的野猪和大象会吃掉园里的整片农作物。老虎最凶猛,是森林中的“百兽之王”,夜间常常会听到它的啸声,到了阴雨季节,即使在昏暗寒冷的白天,也会听到那种震天憾地的咆哮,令人胆战心惊。

 

        在橡胶树林里生活,包括那些凌晨就头戴煤油灯去割胶的人,都没有见过老虎,所以人们都说“山头平静”, 因为没有发生过老虎伤人的事情。人们只在大天球马戏团或沈常福马戏团巡回到关丹演出时,才有机会看到被关在笼里的活老虎。

 

  老虎时常会在夜间抓走人们蓄养的猪和狗,我们养的一只黄狗,就在一天夜里被老虎抓走了。第二天早上醒来,黄狗不见了,只在地上找到老虎的爪印,和被抓咬损坏的猪寮外墙,那是用厚板长钉钉得很牢固的,它抓咬不开,保住了猪只的安全。

 

    大家都不敢直称老虎,那是禁忌,可以说达到了“谈虎色变”的程度。闽南人称它为“阿伯”、海南人称它为“伯公”、广府人称它为“大伯公”。不论是“阿伯”,或是大一辈的“伯公”,或是排行第一的“大伯公”,都是既虔诚又敬畏的尊称。

 

  英属海峡殖民地政府印发的钞票“叻币”,它的暗纹就是老虎头,人们称它为“伯公纸”。

 

    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司令山下奉文只花了短短短的70天,就占领了被认为是“不沉的航空母舰”,是“攻不破的要塞”的新加坡,他因此被吹捧为“马来亚之《虎》”。

 

  不过,还是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他们就是专门射虎的猎人,在深夜带着猎枪和特备的子弹及强力手电筒,到老虎出没的茅草丛中去寻找猎物。他们拥有丰富的狩猎经验,加上敏捷的身手,常常都会凯旋归来。

         整只完整的老虎皮是无价之宝,当然归非富即贵的高官巨贾,或政府机构所拥有。虎骨配上中药材可以熬成虎骨膏,也可以加进中药材用酒浸泡成虎骨酒,都是珍贵的医疗保健品。主妇们却看中虎爪,她们拿去给金工嵌框起来,加上金链当作饰物给孩子佩带,说是可以辟邪,我小时候曾经戴过。至于老虎肉就成了老饕们的盘中珍馐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