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区与甘榜精神

许愫芬

 

“只有用心才能真的看见,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

                                                                                 

                                                                                             ——《小王子》作者圣艾修伯里

 

 

        人总是忘不了过去的童真岁月,即使当年的家已不在了,一般念念不忘都是儿时的玩伴、令人回顾的事物与地区风貌。网站上提起重拾“甘榜精神” 的文章渐渐多了起来。

 

        “甘榜精神”是对过去村落纯朴生活的概括术语、一个以和谐共处为大前提的互助精神。同村人守望相助、和谐共处。过去,住在同一个甘榜的私会党徒是不会连同别的私会党徒来欺负自己村的人的。

 

      今天,碰见一个对童年生活很怀旧的大男孩,他说当年从里巴巴里路搬到黄埔组屋区之后就对这里有了深深的眷恋,虽然长大后搬走了,但是最近还是选择搬回这里。忘不了黄埔吧杀和马里士他路的美食。

 

      黄埔老社区仅剩的不止是老年人,黄埔区有许多老街坊的集体记忆。

 

      黄埔区是因为纪念黄埔先生胡亚基而命名的。人们称他为名称黄埔先生,他的祖籍出生地是中国广州的黄埔,他也是一个早期的企业家(1950年代)与在1867年受委英殖民地政府立法委员第一个亚洲华人。我们现在在克拉码头还能看到他的“黄埔冰屋”的旧址。

 

      黄埔区的老街坊有五十年代就住在这里的,遇到一位潮籍老先生告诉我过去这里有蕹菜园、有藤厂。我仿佛记得七十年代黄浦河还浮着好多的藤。这里制作我们小时候爱坐小藤椅,在上面拍照爱用的圆形藤椅,用粗藤制成的老人用的拐杖,藤制沙发也是热带地区的时尚。

 

        有个说广东话老街坊告诉这里也叫“芋叶塘”,五十年代黄埔区曾经刮大风,把锌板木屋吹得东歪西斜、这里属低洼地区,下大雨时也经常淹水,金吉路附近的路段都漫了水。猪仔也泡涨在水中,成了腐尸。

 

        在马里士他路就以Joseph.Balestier为名,他也是美国驻新加坡的领事。1834年他租用开发了这片1000英亩的土地来种植甘蔗园。

 

         马里士他路路口的梧槽大伯公庙还是香烟缭绕,二月初九日还庆祝虎爷伯的生日,这个为民间祈福平反冤屈的神明。这里保留了古老的大戏台,过去在庆祝大节日时演出大戏或木偶戏。

 

        在马里士他路的乌桥吧杀最近翻新成为美食中心,入口处还放置了“新加坡拉”狮子的塑像。

 

        位于亚佛路和大人路那本地商人、先贤筹资救援中国的孙中山先生, 1906年,支持革命的张永福先生将他的别墅“晚晴园”送给孙中山先生。(原名为“明珍庐”,建于1880年的由一商人建造该他的爱人明珍所建,张永福先生购下别墅为母亲颐养天年,改名“晚晴园”),张永福后来将它转让,6个商人收购将后将它交给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保管理与保留,中华总商会把这座别墅改建成“孙中山南洋纪念馆”。1997年,由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耗资800万元翻新。20087月获得古迹保留局重新修葺,这是对历史建筑的还原尊重与加强社区凝聚力的举措。       (自1973年,政府通过古迹保留局有计划的保留有历史价值的建筑,列出一批“国家古迹建筑”。在2008311日宣布,接下来的5年内也拨款500万为“国家古迹基金”,从新修缮民间宗教及非营利机构有集体记忆的古建筑及旧街区。)

 

        附近的缅甸玉佛寺的街名 Irrawaddy RdPerguRd 人等、因新缅甸移民的融入又形成另一种社区风情。

 

        旧的邵氏马来影城于1947年建立在惹兰安拔士(No 8Jalan Ampas),50年代至70年代,造就了P.Ramlee的演艺与导演的辉煌生涯,也制作了70多部影片与200首电影歌曲销售东南亚。

 

       旧址在St George Estate 黄埔中学在华文中学没落失去中渐渐被人淡忘。但是提起那里的师长同学、旧校址,总是会令校友念念不忘。

 

       相信吴韦材也是有心人,他在今年二月十五日每星期日早上10点半在黄埔艺术站举办“往事一起回味”,介绍三、四十年代的旧歌手、歌曲,肯定获得中年人热衷参与。

 

3 Comments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3 responses to “黄埔区与甘榜精神

  1. km

    《小王子》也是我看完的第一本法文书,赶快去翻了翻那一本发黄的书,应该是小王子与狐狸的对话吧?:)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oe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世界上)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

  2. 谢谢家明,整句话我只摘录了一部分,改了会不会比较好?

  3. km

    说真的,我觉得原先摘录了的比较有哲理;照正文翻译的则少了点韵味,太直接。

    要不是你的文章,我真的已忘了《小王子》这本好书。Thank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