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华中成长

史立道 

        我于1940年考上华中初中一年级,被编排在初一上甲班,在大钟楼右翼楼下第一间教室上课。班上由校车或家里的轿车接送的通学生占多数。寄宿生只记得6位:从吉兰丹瓜拉吉赖来的古永聪和符祥庆,从彭亨关丹来的文国清、郭岳松、颜金河和我。

从学校贩卖部可以买到课本、练习簿、文具、运动用品,和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我们无从选择也乐得采用“LUX”香皂、“DR.WEST”牙刷、“KO-LINOS”牙膏和“YARDLEY”头腊。上中学先学用名牌货,我走进了人生的新阶段。

寄宿生活是规律化的集体生活:早上听军号起床,一天的生活开始:

 早操前,训育主任黄学良师和副体育主任张维新师到各宿舍巡视,叫醒还在睡懒觉的同学,催促大家到操场集合,早操由张维新师负责。

 之后,到食堂用早餐,8人围坐一桌,吃面包涂果酱配奶茶,茶不够可加添。午晚餐四菜两汤,饭可以尽量添。

早餐后就听钟声上课、下课、课外活动。晚上自修后,10时听军号声熄灯就寢。夜里黄学良师和张维新师轮流巡视:用手电筒照射每张床位,证实大家都在睡觉。如果没有请假偷溜出去,抓到了要记大过。

家庭生活是个别的,许多细节都让妈妈去操心和解决,很少碰到问题。集体生活是大家一起作息,由老师指导和监督,但细节完全要由自己应付和处理。我有点懒散,稍微任性,课余喜欢看课外书,有时还躺在床上看书,对功课却不认真,学业成绩完全听其自然:一篇《童时记趣》作文可以拿到90分;劳作科要作三合板镜框,觉得困难索性不交作业,拿到0分,吃了大鸡蛋。睡床的垫褥和枕头生满臭虫也不去捕捉,任它繁殖吸血。

 出席第一次周会时,同学们齐集礼堂后,全体老师走上讲台,一字排开坐下来,发现老师们都留头发,而薛永黍校长、黄学良师,和邵庆元师三位却剃光头。因好奇而问高班同学,他们回忆说:中国对日本展开全面抗战后,军事委员会下令全国中学施行军事训练,男生要像军人般剃光头。命令传到这里时,校长及训育主任以身作则率先剃光头,但来自大小城镇出身中上阶层的同学们,生活倾向英国人的绅士气派,一些同学进市区闲逛都穿大衣打领带;同学间流行梳“咖喱卜”耸立在头上,大家都惜发如金,坚决抗拒剃光头。这里是英国殖民地,军事委员会的命令行不通,三位师长的光头成为这次事件的历史记录。

 是另一次例常周会,应邀演讲的贵宾是“新中国剧团”团长王莹和团副赵洵,他们随着薛校长走上讲台,王莹淡装素服、丝巾包头,不太引人注目;英俊健壮的赵洵随后。校长致词略作介绍后,请王莹演讲,她的丝巾已经取下,温和委婉地叙述八一三上海爆发战争后,他们组织了抗战演剧二队,到李宗仁指挥的第五战区展开抗战宣传工作,她谈起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由赵洵演卖艺老人,她演老人的女儿香姐。台儿庄大捷后,他们辗转到了桂林,组团后经香港来到此地。

 ——赵洵博学多才,被称才子,他以艺名金山参加演艺工作,在话剧和电影两方面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率领“新中国剧团”来到新加坡,被拒绝入境,王莹经过疏通获准上岸。剧团回到香港后,团员分别以个人名义通过不同的途径再度南来,他经过上述曲折后,改用原名赵洵获准入境。

周会结束前,校长宣布“新中国剧团”晚上要在礼堂为我们演出,自修取消,让同学看演出。

 晚上,我们被安排在礼堂二楼的边廊座位,居高临下,靠近舞台,看得很清楚。第一个节目是《银神舞》,由赵洵饰银神,全身赤裸涂上银色,手舞足蹈并重复一句台词:“陛下!你为什么忧郁!”我猜测是在讽刺希特勒。我对舞蹈毫无兴趣,开场不久就离开了。

 薛永黍校长待人和霭亲切,同学即使犯了错误,他也只是温和委婉地给予谆谆告诫。他对同学关心体贴:文国清有一次病倒了,薛校长亲自到校园外大路招来人力车,他扶国清上车坐好后,步行带路到附近给医生诊视配药,再送回宿舍,照顾得无微不至。

薛校长办学认真,在物色教学人才方面,采取兼收并蓄、包容开放态度,被誉为“南洋的蔡元培”。

林学大老师教导美术,态度认真,可惜我在这方面天分不高,毫无成就。他在教学之余还创办南洋美专并任校长,是美术教育的先行者

 《生理卫生》由孙昆化师负责,教导人体组织,一课一课地讲下去,从循环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到了生殖系统,老师说:“这课不讲了,跳过去”。大家都诧异地问;“生!为什么不讲?”老师回答:“你们长大了就懂,不必讲!”比较调皮的同学问:“生!人是怎样生出来的?”有人带头,各种问题都纷纷提出来,老师心平气和地用同样的答案答复所有的问题:“你们将来长大了就懂得。”

班上的蓝述锡同学,剃光头,学业平平,但棋艺精湛,同学间找不到敌手。他就是后来在棋坛上称王称霸的蓝春雨。

 另一位蔡秀岩,口才很好,其他方面表现一般。他是日本投降后,和平初期的新民主青年团团长李送。

 还有好几位同学,如刘天泉、高伟杰等,在沦陷期间参加地下抗日工作,都被抓去处死了,成为国殇,他们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中的无名烈士。

本文摘录自《华岗依旧》

——华中华初校园生活回忆录

 寒川主编

中校友会暨华中颐年俱乐部联合出版

1999年8月29日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3 responses to “我在华中成长

  1. km

    非常生动有趣,也好怀旧,与NS 生活相似,好像在军训。谢谢史老师。

  2. 史立道

      还未阅读过描述国民服役的军营生活的作品。
    请KM用你的生花妙笔写一些经历,和大家分享你的军中乐趣!

  3. km

    那可是“军士机密”啊![一笑] 🙂

    有机会一定选一些有趣的,没被梁导演搬上过银幕的,和大家分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