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三宝

  • 许愫芬

 

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

 

我的父亲也有三宝。扬琴、辅及一箱武侠小说。

 

父亲闲暇喜欢弹奏扬琴、拉辅弦(一种用椰壳制成琴筒的二弦),我的母亲说那扬琴是在四十年代中国汕头琵琶仔带过来的。父亲花了三十元买下,爱不释手,弹奏具有浓厚潮州地方色彩与乐韵,曲调“上工尺六”之中表达乡音乡情,悠闲自得,乐在其中。

 

那一天经过沙球朥路(Circular Rd俗称十八间后)、十八溪墘(指的是South Boat Quay)前后悠轉,不禁勾起了对父亲的思念。父亲去世前的工作地点就在这里,靠近现在的群岛啤酒廊(Archipalago Brewery co),这里也曾走过了馀娱儒乐社的潮州戏曲的岁月,(是个业余玩票的戏班建立在1912年,起先演汉剧,1966年起才改演潮剧,1998年搬到牛车水史密斯街)。父亲也有操丝竹以娱情的雅兴,经常向那里的老友切磋学艺。

 

七十年代每天吃完晚饭,他便会拿出辅弦来咿咿呀呀一番,常自我陶醉,我们要做功课时都嫌他太吵,只能拿棉花塞耳朵。

 

星期天,他的扬琴敲敲打打的琴音乱颤、欲罢不能,折腾我们的耳朵,我们急忙都往外溜。

 

父亲的武侠小说更是一绝,听说是在柴船头的租借旧书摊来的,经常借了过期就买下,有“七侠五义”、“昆仑奴”、梁羽生的“萍踪侠影录”、“六指琴魔”、“仙鹤神针”等等。装了一大个行李箱放在床底下,每每搬家就成了一大累赘。

 

每年母亲总要抬出来晒书,免得生书蠹,她似乎却也乐此不疲,因为母亲不识字,父亲总要交代要敬惜字纸。父亲不是饱读诗书,讲起故事来却滔滔不绝:“话说三国,天下纷争,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又兼文史家训先贤曰:“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大丈夫成家容易、士君子立志不难,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三分何等清闲。”

 

 

转眼父亲去世已过了三十载,回想起父亲的三宝还记忆犹新。在父亲的丧礼上,他的友人以那辅弦与扬琴为他奏曲,悠悠曲调令人伤怀。两样乐器已伴他到泉下,而书呢?被借出去后就没还回来。

 

注:头弦(二胡)在潮州戏曲中扮演文边的重要角色,扬琴有为潮乐伴奏起音的作用。

 

 

 

 

 

 

1 Comment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三宝

  1. km

    俗语说:一年琵琶三年箫,一把二胡拉断腰。在所有华乐乐器里,二胡类的乐器最难学好。而且学二胡的人也要有一定的修养,非浮躁之辈所能者;在加上那箱宝书,我相信许世伯生前定是个风趣的雅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