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庚基金先贤馆

(文:李国樑,摄影:黄德兰)

 

       2009214日情人节,早晨的天空飘着细雨,增添几分浪漫。我们一行24人,虽然还称不上浩浩荡荡,但声浪已足以为宁静的先贤馆掀起一阵热潮。在严肃地面对先贤及大时代之余,叫人窝心的是女士小姐们都收到家明的玫瑰花。什么时候家明已经静悄悄的如大国崛起,成为大众情人了!

 

 picture0901

 

        情人节的情人,也可泛指有情之人,因为我们有情,才会在先贤馆追寻先人的足迹。套句山叔的话(大概):各位走在先贤馆的地板上,其实到处都是陈嘉庚的脚印。陈嘉庚天上有知,可能也在向各位招手微笑。

 

        林清如(怡和轩主席,林清祥的弟弟。怡和轩是先贤馆所在地)是其中一位有情人。在他的建议下,今天我们得以平静地看待历史,在先贤馆一窥过去华人海外求存发展的缩影。

 

        陈嘉庚也是有情人,他的情已经超越个人,他的情是广义的对国家对民族的热爱。

 

        从17岁到76岁,陈嘉庚把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奉献给新加坡,并成为新中两国人民共同怀念的一代伟人。陈嘉庚17岁从厦门集美村南来新加坡,一手打造出自己的商业王国。

 

        取诸社会,用诸社会,陈嘉庚倾家办学,甚至是毁家办学,在新中两地创办学校。除了在集美、厦门办学,新加坡的华侨中学、南侨中学,爱同、道南、崇福等多所中小学校,都是由陈嘉庚创办,或得到过他长期资助。用于办学的款额高达一亿美元。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陈嘉庚义无反顾,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中。193810月,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成立时,以怡和轩为总部。当选为南侨总会主席的陈嘉庚就一直住在这里,不分昼夜领导南侨总会开展支援中国抗战的各项工作。他组织三千多名南侨机工回国抗战,千余名机工在血肉筑成的滇缅公路上牺牲,战后其余的机工则过着隐姓埋名与逃亡的日子。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歌可泣的故事?

 

        1949年新中国成立,1950年陈嘉庚告别了生活六十多年的新加坡,只身回国定居,并参与新中国的建设。1961812日在北京病逝,享年八十八岁。陈共存在口授的《陈嘉庚新传》提到陈嘉庚的晚年,极左派认为他是资本家,国外认为他是共产党左派的同路人,左右不逢源。陆川问我陈嘉庚是个悲剧人物吗?我倒觉得他无怨无悔地过了一生。

 

        除了陈嘉庚外,先贤馆也重点介绍倡议筹办南洋大学,后来被缔夺公民权的陈六使,和集智慧谋略、宏才善心于一身,但视功名如粪土的李光前。如山叔所说,老一辈的华校生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在有生之年等到大环境的改变,可以客观地直面先贤史。套句俗话,这是迟到好过没到。

picture0902

 

这一趟先贤馆之旅也给了我们一个大问号,在追名逐利、社会责任、历史使命与个人取舍间,我们应该怎么定位,如何考量?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活动后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