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叶窗

许愫芬

 

 

“建筑凝聚着记忆,记忆把建筑永留。”

 

         我的记忆却留在那小小阁楼,小小的百叶窗。那凝注的眼神,没有焦点、茫然失神的眼眸。你好想重温那一段在后巷铺叙的爱情故事。在那夜里二胡悠长悲凉的流转声中。而今,你不再悲喜,你只有偶然的一抹似笑非笑对着街上行走的过人。你还是那一个在阁楼的穿着娘惹服饰纱笼卡巴雅sarong kebaya)、戴着三件胸针飾钮(kerosang)有着盈盈修长身影的小娘惹。

 

         我在四五十年代的加东与如切的土生华人的三进式房屋(前厅、中庭与后厅)时空隔离遐想的空间游移。

 

         加东如切的楼房是狭长的店屋单位,楼下店屋前有五脚基(五英尺的行人走道为行人遮风挡雨),屋内一道道长长的楼梯,通向二、三楼的住户,楼地板仍多是木构造。南洋娘惹住宅的天井与北方四合院的天井相似,楼房向着中间的天井除了空气流通,采天光使屋子较明亮,也可滋养在庭院当中的植物。在前面靠街的有木制落地长窗、为了安全的考量,落地长窗与室内间还有高约一公尺的木栏杆隔屏。窗扉上半部是活动百叶,下半部则是固定木板,木窗扇和木栏杆多有雕花。

 

       早期的如切、加东还有单独的浮脚楼别墅住宅,厨房设在地下室,凉快通风,房屋前后周围有庭院,房子前一般有几步梯阶,有纳凉的前廊。厅堂两旁是卧室。一般有四个房间,窗扉是整片木扉百叶窗。房子的后面另有单独的房子是佣人住的。这种南洋的独特样式与英国式黑白洋房建筑有相似的地方。黑白洋房一般上为两层,楼上为住房,住房向外连着长廊凉台,基本通风设施靠的就是百叶窗。(黑白洋房是殖民地政府为官员大量建造的房屋,基本格局模仿英国都铎(Tudor)的浓郁建筑特色,楼上为憩息室,楼下为客厅、饭厅,有宽阔的游廊。再配合新加坡热带气候而设计,它们结合了东西方的建筑传统,在我国建筑史册上写下独特的一页。不过,黑白洋房的风光期,只有短短的三四十年,于40年代迅速式微。)

 

        本地建筑师陈家毅在《徐悲鸿与江夏堂》一文中谈到百叶窗的构件:“当冷气空调还没被发现和广泛应用之前,良好的通风与空间的凉爽是当年设计这类热带住宅的一项条件。木制百叶窗也许是源自欧陆威尼斯一带的传统,也有印度住宅的作法。百叶窗扇的木柄容许控制木片的开关,以控制空气流通的程度,同时调整木片的角度也可以随时间遮挡太阳。木窗顶上的固定木条也是为纳凉挡阳之用,这又和马来住宅的建筑造型息息相关,木窗内木片花纹浮雕的凭栏,也带有马来建筑的风格,突显了南洋建筑的传统和各种文化互相影响的历史背景。”

 

         建筑师虎威说:“在一所店屋里,我们会看见西方建筑物的影子,当中也可以有中国建筑的构件,甚至同时可以看到一些马来建筑风格…… 就好像我们的语言,混合、掺杂了很多不同的风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