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亚洲战争(1931-1945)爆发 (下)

史立道

 

         12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兵諫,在西安华清池扣留了蒋介石,要求“联共抗日”,并通电全国,提出“改组南京政府,停止一切内战…”等八项抗日主张。被称为“西安事变”。 

 

        22日,南京政府决定由孔祥熙留守南京,派宋子文、宋美龄和蒋介石的顾问德国人端纳联袂赴西安,会同张学良、杨虎城及共产党代表周恩来等,劝说蒋介石停止内战,联合全国各党各派共同抗日。

 

        24日,蒋介石接受劝说,提出三点意见:“停止剿共、联红抗日、统一中国,要受蒋指挥”。“西安事变”结束。

 

    英皇乔治五世(19101936)驾崩。爱德华八世(1936)继位,他坚持要娶曾经离过婚的美国妇女,违反英国国教的教规,双方僵持不下,结果他宣布退位,被称为“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国王”。他的弟弟乔治六世(19361952)继承王位。

 

         193777日夜,日本军队在北平郊外挑起了“芦沟桥事件”,为了一举占领华北,派了大军进入中国。

 

    日本在皇宫成立大本营,成为陆海军最高司令官昭和天皇大元帅的总司令部。日本没有独立的空军部队,她们的陆海军都分别拥有各自的航空部队。

 

         725日,流亡日本的郭沫若在神户登上加拿大邮轮“日本皇后号”逃离日本。

 

         813日,日本海军侵攻上海后,日方将“支那事变”的名称改为“圣战”,即神圣的战斗。

 

  14日,日本海军航空队轰炸上海、杭州。国民政府宣布“抗日自卫”。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登报通告:订十五日开侨民大会,推动捐款救济祖国伤兵难民。英政府华民政务司佐顿邀约陈嘉庚,传达总督指示:大会须由陈嘉庚负责,并附带四项条件:(1)不得表明筹款助军火,是中立国应守的规例;(2)不得提议抵制日货;(3)捐款须统筹统汇,不得别设机关;(4)款汇交国内何处,由总督指定。

 

        15日,在侨民大会上,各帮华侨组成统一组织:“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伤兵难民大会”,负责筹款工作。

 

  国民政府下达“全国总动员令”。蒋介石任陆海空三军总司令。日军开始实施“无差别轰炸”中国首都南京。“无差别轰炸”就是不分军事目标或市区民宅都一律轰炸。

 

    中共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

 

        923日,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成立。

 

        25日,平型关大捷。

 

    音乐家夏之秋(19121993)谱曲,光未然作词的《最后胜利是我们的》完稿。

 

    日本政府根据“举国一致”和“尽忠报国”的口号精神举行“国民精神总动员运动”,将国民动员到战争的体制。为了让国民互相监督和协助战争,将他们组织起来建立“邻组”,置于警察和地方政府的管理之下,“邻组”由10户家庭组成。士兵出征时召开送别会,进行“国防捐献”、金属回收,以及义务劳动,防空演习,和生活必需品的分配等都由邻组负责,国民不配合就无法生存。

 

        11月,意大利宣布加入《反共产国际协定》,“柏林-罗马-东京轴心”正式形成。

 

        12日,经过3个月激战后,在谢晋元团长率领部众800人占据四行仓库的掩护下,守军撤出上海。

 

    由夏之秋谱曲,桂涛声作词,以歌颂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事迹的《歌八百壮士》完成。

 

    上海沦陷后,日陆海军协同向南京推进,途中普遍地进行杀、烧、淫、掠。占领南京后,对城内城外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日军将捕获的中国军民驱赶到长江边和南京郊外集体屠杀。强制欧洲人(主要是德国人)设立的难民收容所解散,军人在城内任意姦杀。日本政府和军方对日本国民进行新闻封锁,但“南京大屠杀”的暴行遭到世界舆论的谴责。

 

    音乐家贺绿汀(19031999)完成电影《保家乡》插曲《保家乡》,及《游击队之歌》。

 

         193848日,由李宗仁指挥的徐州大会战,取得“台儿庄大捷”,消息传来,华文报特出版“号外”版。报贩们在街头大声喊“号外”!“号外”!在抗战期间,每逢战场上传来胜利的消息,就会出现这样的景观。

 

        5月开始,日军战机开始对重庆展开“无差别轰炸”。

 

  7月,日军正在部署进攻武汉计划,担心苏联军队会干预,特在东北中苏边境的张鼓峰发动攻势,双方展开大规模的激战,日军遭到彻底、损失惨重的失败。日方称为“张鼓峰事件”。

 

        8月,由于荷印巴城(即印尼雅加达)庄西言和菲律宾李清泉先后邀请陈嘉庚在新加坡组织筹赈总机关被拒绝,他们转向重庆提出建议,获政府批准后,由行政院长孔祥熙来电驻新总领事馆,指示陈嘉庚在新加坡组织筹赈总机关,领导南洋各属华侨筹款。

 

        929日,英国的张伯伦、法国的达拉第、德国的希特勒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签署了《慕尼黑协定》。

 

        1010日,陈嘉庚接受国民政府的委托,发函及登报邀请南洋各属代表来新加坡集会,到会代表180余人,假南洋华侨中学校礼堂举行,大会一致通过定名为“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办事处设在新加坡,主席陈嘉庚,副主席庄西言和李清泉,各埠会承诺常月义捐国币400余万元,(当时币值为叻币30比国币100)。

 

        11月,武汉和广州相继沦陷,天皇再次戎装白马在群众前亮相。

 

    国际形势对中国抗战不利,英殖民地政府对华侨的救亡筹赈运动采取敌视态度。

 

    汪精卫通过路透社发表和平谈话,陈嘉庚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发电询问,双方通过电讯辩论。陈嘉庚向国民参政会提呈提案,参政会以大多数票通过该提案:《敌未退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

 

    武汉大会战是日本的战争制高点,是日军地面进攻能力的极限,之后转入了战略防御状态。

 

  受到19世纪西欧列强侵略中国,和甲午战争及日俄战争的影响,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天皇和他的将军们的心目中,中国是不堪一击的,因此,他们梦想一旦进军中国,三个月就可以灭亡中国。不幸事实证明:血战三个月才占领上海,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尽管中国的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全国的精华荟萃全部落入日军手中。中央政府迁到山城重庆,另外一个中心在西北延安,都属于边远地区。日方所希望的“投降”和“谈和”都落空。战争进入长期和胶着状态,军国主义的日本泥足深陷。

 

    日军无法维持对广大农村的有效控制,前线被迫扩大,补给和交通线也都延伸到极限。在中国的日军,无论是军事上或政治上,都产生了无望的挫折感。

 

    日军在中国要应付两个战场:即在前线作战的“正面战场”,和在占领区的“敌后战场”

 

        122日,日本昭和天皇签署在占领区(即沦陷区或解放区)实施“无人区作战政策”,即“三光政策”

 

  美国国会通过《文森海军扩军法》,建立等同德、意、日三国海军力量总和的“西洋舰队”。

 

  19日,汪精卫乘专机逃离昆明。

 

        22日,首相近卫在日本陷入一场看不到胜利前景的僵持战中,既不能自拔,唯有继续进行战争时,发表了“近卫三原则”,以建设“东亚新秩序”为饵,期望在蒋介石和汪精卫之间造成派系分裂。

 

         29日,汪精卫发“艳电”附和近卫的声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学术研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