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平和

章星虹

 

 喜欢听同辈和父辈的友人,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友人的故事,无一不是亲身的经历,虽细节各有不同,但其背景和时间总能对得上近现代史上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段。

 

    的确,同辈与父辈的友人,走过来的是一条跌宕崎岖的路,他们中很少是没有故事的。他们的故事,总是满布时代的烙印,处处令人扼腕――在那些特定的历史年代,很多人或会因理念的不同而遭受不公待遇,或会因说错一句话而被强迫改造、甚至锒铛入狱,或只因为生来属于某个社会阶层或群体,便一夜沦为人下人。

 

    聆听着友人的故事,我不能不注意到他们那特有的一脸平和。

      

      很多时候,友人谈着、忆着,似在诉说一段听来的绵邈故事,甚至还不时露出微微的笑意。话语像一条静静的小溪,慢慢地流着,偶尔会流得急些,溅起一点儿水花,但总的流速不疾不徐,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最为令人难过的故事,莫过于一位父辈友人在十年动乱时被逼到死亡边缘的经历。可我所看到的,仍是叙述人那淡淡的一脸平和。

 

     常听人说,经历过巨大磨难的人、或者有着丰富人生历验的人,有着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心境的恬淡静谧、为人的豁达宽容。

 

        从同辈和父辈友人的一脸平和中,我相信这话有它的道理。

 

     人生经历丰富的人,尤其是从历史巨变中挺过来的人,从他们的身上是看不出往日艰辛与沧桑的。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见过最糟的境遇、受过最大的磨难、尝过最苦的滋味,他们对世事总能泰然处之、平心以待。

 

    从他们的平日言谈举止中,你唯一能感受到的不同,是他们比平常人多出的那么一点点善意与宽容、比平常人对生活多出的那么一点点热情、比平常人对周围事物多出的那么一点点好奇…… 

 

     当然,社会上也有另一种人――经过一点小坑小坎,就处处大加渲染;受过一次两次委屈,就常以受害者面目示人。这种人,非但没有一脸平和,反而时时处处给人“捶胸顿足”的印象。

 

   虽然表面差别只在于“一脸平和”和“捶胸顿足”之间,但细察之下也足以让人看出,这两种人走过的人生路途其实有着天渊之别。

 

         这个天渊之别的差距,只能靠时间的流逝和阅历的增广而渐渐缩小,任何人为的力量在这里似乎都是无能为力的。

 

(2009.1.16 《联合早报》“现在·缤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