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药材铺”

刘家明

 

 

 

[在博物馆的传统美食展馆看到“肉骨茶”的药材配料和短片里的“斗柜”后有感而写。文章已略被修改,登载在《早报》,25-1-09的《自由行》]

 

    姐夫在牛车水有一间药行。据姐夫说药行开业于1955年,与我同龄。对我而言,姐夫牛车水的药行是“医人,医病”的药材铺,其实他还开有一家“医心的药材铺。

 

    先说那“医人,医病”的药行。我觉得中药行很美。成药包装颜色鲜艳夺目,排列得井井有条。药材都存放在那古色古香的“百药斗”(药柜)里。怪不得外甥女婚礼的摄影师也选在姐夫的药行拍了不少婚纱照。药柜里药材的摆放(斗谱)虽没统一标准但确实是门学问。布局得要根据药品的常用率、药性、药质、配伍禁忌、方剂“君、臣、佐、使”的配对方便等等因素;甚至还要考虑到方便药师记忆的问题,真不简单。

 

    药行给我一种亲切感。所谓“药食同源”,在店里看到的,触到的药材,几乎都是我们眼熟耳熟甚至是口熟的。就如烹调肉骨茶的花椒八角、生姜丁香、川芎玉桂,都是处方里的常用药。中药的药名更是精彩,如:远志、当归、防风、独活、知母,木賊、威灵仙、路路通,又有意思又传神。

 

    中药的理论其实是非常现代化的。例如:“四气五味、升降浮沉、归经、七情”就标出了药物的选择性和副作用,药膳进补“治未病”则阐明预防胜于治疗的道理;这都符合现代医疗原则。或许是因为缺乏现代化的用词如:毒、邪、相生、相剋、六淫致病等,让现代人较难接受吧?

 

    药行里也有数学。处方和剤量用的是钱、分、两而不是我们常用的公制,尤有甚者,清朝的“两”是秦朝的“两”的2.3倍,是东汉的2.7倍。有时还要用百分比如:三碗煎成八分!采购药材则更要小心了,因为中国的“斤”是500公克而本地和东南亚的“斤”是600公克。所以如果搞不清度量衡,轻者血本无归,重者用错剂量,误了病人。

 

    中药离不开中医,中医离不开中华文化,经营中药也可算是与文化沾边。我说姐夫那间“医心的药材铺就开在他家。姐夫是个“买书狂”。不论到那里,只要是有书店书摊的地方,他都会驻足一观,而且很少会空手而回。所以在他家的藏书阁摆满了无价之宝。姐姐替姐夫把书分门别类,我有空就(代)替姐夫看书,各得其所,不亦乐乎!

 

    虽已是互联网时代,但看书的乐趣仍是电脑所不能取代的。书刊轻便,可处处随行,坐睡躺要怎么看就怎么看,又不必担心没电池或系统闹别扭。随着心情及“心病”的需要,在书架上总能找到治病的“良书”,还我“平常心”。

 

    写着写着,我看我会向姐夫建议把他那“医心”的药材铺也搬到牛车水,让城市忙碌的顾客在买药的当儿,需要的话也顺便 看本书,喝口“心灵鸡汤”,舒缓一下紧张的心情。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