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为什么多不快乐?

刘家明

2009 117日访新加坡博物馆有感

 

    下午遇见风尘仆仆但开开心心的矜频,她在“土生华人馆”导览后赶来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开会。连周末也这么“拼”,为了什么?

 

    两点半值勤的美华一点就签到了,热心的楚云也赶到给美华“友情支持”,打气。四点值勤后的丽平六点还在博物馆里温习,“进补”,充实自己。若琳本可去“血拼”,丹银也不必放下教务,还有其他抽空赴会的“闲人”如愫芬,峨“美”派的美丽,美娥,美莲;星虹和从“文明馆”赶来的东印;国梁五点半散会后还赶去看青州的“断掌佛像”,寻找它们被埋之谜;还有那些急着追问何时报名特别展的一群。。。,又是为什么?

 

    导览义工们平日谁不在为生活打拼?谁不在为家庭操心?他们可不是日本美姝“宫本美代子”或“英英美代子”,那究竟是什么驱动着他们呢?

 

    我问矜频导览的时候,如果观众问那些考古家还没找到答案的问题时该怎么应付?她说,我们可以把收集到的资料与观众分享,带动观众一起进入“想象空间”,一起去推理,寻找合理的答案。可不是吗,反正“死无对证”,只要是“头头是道”,有逻辑,有佐证,可能那就是正确答案也不定呢!

 

    我也在这里试答一个“无厘头”的问题:诗人为什么多不快乐?

 

    因为诗人都自命“君子”,君子就得“忧”,要“先天下之忧而忧”,自己就“乐”不起来,又没看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玄机,所以一生不快乐。

 

    我看所有当义工的人(不只是文化义工)都中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无形咒。“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是一种“自增值”(self-enhancing, “正反馈”(positive feedback) 系统 [美丽:有劳你去找更好的翻译词了]。由于众乐乐的反馈,独乐乐也跟着被激活,再而为众乐乐卖力,一直扩散下去。有趣的是我们搞系统工程的,无时不在消除和避免“正反馈”,因为它会让系统不稳定,超苛,甚至崩溃;但用在“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里就再好不过了。

 

    其实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理论是愫芬(还是坤浩?)与国梁等在茶馆里品茗时提到的。大家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不自觉地被这种气氛感染到,不自觉地就中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无形咒。义工们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像圣诞老人那么有钱能为每个孩子送礼物,或像“糖爷”(sugar daddy)到处派红包;只要能把一丝快乐,带给周遭的人,与人分享快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此金融海啸的非常时期,何乐而不为呢?

 

    国梁说今年好“难过”,因为几乎所有新春贺语都犯了太岁,有忌讳不能用。所以我乘此佳节,简单地祝愿所有义工:

 

生意兴隆,独乐乐,众乐乐大家快快乐乐!

 

注:在这里前前后后一共用了50个“乐”字,希望未来384个“牛”日子里,大家每7.68 天至少就有一个“乐”,够大家乐上一个牛年!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活动后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