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惹”到“叻沙”文化–博物馆之旅 – 完结篇

 

【本文已被略为修改,刊登在3-1-2009《早报》周末论坛版】

 

刘家明

 

    我们这个小红点早就被人讥为“运动王国”了,建国短短四十多年来,大大小小的“运动”每年都有好几个。我认为其中一个“常年”的,最引起各方注意的就是“讲华语运动”了;因为除了讲华语社群,它也带动讲英语社群讨论阿明和阿莲的“新语”(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 和标准英语的问题;这或许就是我们“移民社会”还不能摆脱的困境吧?

 

    从工艺技术来看,华语的“提纯”与化学工程的提纯原理似乎相似。例如加入了“哩、啰、呵”的混合物,可用直接过滤法除去;但是加入了生动且有生活性的复合物,则不是普通实验室能应付的,例如:阿灿在竹脚组屋巴刹附近为了赶去买4D而闯红灯中了“三万”,要如何“提纯”而不失其韵味呢?

 

    文化则更不简单了。我们移民社会文化从混合(“罗惹”式)到融合(“叻沙”式)在博物馆就处处见端倪。早期本地电影如汉都亚、油鬼子是华族的资本,印度族的科技和马来族演技的综合体;我国第二任总统夫人则巧妙地融合华族旗袍,马来族卡芭雅及西式裁剪,把智慧、政治、潮流集于一身。

 

    整百年来我国社会的婚姻、家庭结构和模式的进展,从混合到融合的例子在摄影艺术馆里到处可见。进入美食馆,我们这个“美食红点”肯定是“文化杂烩”的佼佼者:有印度美食羊肉汤Soup Kambing(英语的汤+马来语的羊),.马来美食炸豆腐Tohu Goreng (华文的豆腐+马来语的炸),还有带泰国名的“米暹”和由华族引入猪肉和黄梨浆的回教烧肉串“沙爹”,不胜枚举。而把本地特有的饮食文化从混合,综合带到更高层次的融合,则应该是那浓稠香郁的“叻沙”了,它融合了波斯,葡萄牙,马六甲,本土华人的饮食文化和东南亚的特有香料才煮成呢!

 

    要在移民社会创造一种特有文化不是件易事。娘惹与峇峇文化本可发扬光大但却可惜的没能及时现代化。印度圣雄甘地就说过:排外的文化定不能持久;他似乎已指引了融合文化之道。

 

    让我在此略改法国荒谬戏剧大师尤金.伊永列斯可(Eugene Ionesco) 对戏剧的评语,向所有为文化献身的朋友致敬:文化(原文是戏剧)是没有用处的,但是不能缺少,而无用和多余的东西却往往正是人类所需要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