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作一名国家博物馆导览员

蔡楚君

 

 

        今年年头,当我决定第二次退休的时侯,我给自己一个定位,把我最后的青春献给社会,当一名义务工作者,回馈社会。我儿子要介绍我到一间非牟利的国际图书馆当一名义务协调员和图书筛选员 ;也有人邀请我到会馆属下的华文补习中心协助编写讲义;更有人劝我加入读书会,都是一些我最爱的工作。但一则国家博物馆招收导览员的新闻,让我改变初衷。今天,我是国家博物馆一名正在接受培训的候补义务导览员。

 

     那天,我站在管理学院前面,眺望国家博物馆,回想40年前那副鲸鱼骨骼的标本和那些蒙上一层薄薄灰尘的沙盖族的简陋武器……,我走向眼前这座清洁亮丽的国家博物馆,在庭院外环绕了一周,就直奔新加坡历史博物馆。在门口,我遇上一对50来岁的夫妇,我们一同在历史馆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分享历史,大家都很高兴,他们惊奇我的滔滔不绝,我告诉他们我经历了二次 世界大战,我也是新加坡建国的参与者和见证人。在我和他们挥手告别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我竟然做了一次“非法”的导览员。在离开博物馆之前,我到服务台索取一份“申请表格”,决心做一个合格的导览员。

 

 

            在“我为什么申请当一名博物馆义务导览员”一栏,我写道:

         1)我是南洋大学第一届毕业生,修读历史地理系。

         2)我当了35年老师,荣休后,在书局担任了17年的执行董事兼经理。

         3)我是新加坡建国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4)我要继续为社会服务,基于我的兴趣和经厉,我选择当博物馆导览员。

 

         出身于史地系的我,从年轻时代就喜欢旅游,而每到一个地方,我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博物馆,艺术馆和画廊。有时遇到一位有经验的导览员,他的有系统又很概括地介绍该博物馆的讲解,对我接下来自己继续参观有很大的帮助,我深深地意味到作一名导览员的意义。

 

         我的许多同学和朋友都已经退休了,随着我当年的许多学生也陆陆续续退休,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我们还保持密切的联系。我们组织业余合唱团,舞蹈团。除了每周有定期的练习之外,我们还经常在一起筹备每年大大小小的10台表演。我们也经常聚餐或一起出国旅行。当一名导览员,我可以增添一个新项目,分批邀请他们前来参观博物馆,共同回顾过去,分享历史。

 

 

    35年的中学教师生涯,13年的卖书工作,我经常来往于各间学校,除了让老师选购图书之外,我们也安排让学生前来观赏我们的演出。直到今天,我和各中,小学校以及初院的老师还保持一定的联系。我会把“博物馆”的概念引进学校,邀请老师带领学生到博物馆来,根据展厅中的文物,相片和影象,向学生讲解有关的事件或历史背景,给学生上一堂精彩的历史课。学校老师也可以租用观云堂给学生举行各种活动和比赛。

 

 

    我是一名业余舞蹈演员,也是两个舞蹈团的负责人。我们的舞蹈团每年都固定在维多利亚剧院举行四场的表演,有时也和其他友团联袂在NAFA或国家图书馆的剧场演出。我对新翼地下层的黑箱剧场很感兴趣,我会和佑安联系。

 

     号召更多的朋友前来参观国家博物馆,邀请更多的团体前来租用黑箱剧场,是我想做的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活动后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