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家园的‘记’与‘忆’

 章星虹

2008-02-02

 

    只有今天得细,才能明天得准。

  近年来,人们更多地谈论着一个议题:如何能更好地保留自己家园的文化遗产。在我看来,要更好地保留文化遗产,我们不仅要继续对旧日时光的不懈追寻,也应更为注重对变化中之今天的精心记录。

  换句话说,两者相辅相成,等量齐观。

  国大助理教授梁秉赋博士在研究上世纪五十年代本地教育发展史的时候,翻阅过英殖民地当局留下的档案资料。据他的观察,当年的会议记录做得一丝不苟,详细记下了与会人的发言原话,甚至他们的神情和语气。

  几十年后,人们在翻读这些记录时,不仅能详细了解会议讨论的细节,还似能看到发言人栩栩如生的表情。这样的历史记录,有助于人们更准确地判断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学术组副主任林源福日前在谈及本地会馆对文献资料的保留时,亦称赞中华总商会当年在保留会馆资料和会议记录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

  他同时也提到当年在保存会馆资料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会议记录不够详尽完整。这对今天研究历史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遗憾。

  只有今天得细,才能明天得准。

  这些年来,新加坡人在对自己家园文化遗产的保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其中略嫌不足的是,的成分偏多,对的强调相对不足。

  我们中很多人(包括有些新闻媒体),一提到保留文化遗产,就会下意识地将之定性为对过往岁月的追忆。这种过于拘泥失落感的思维方式,不仅影响了人们享受今天的心情,也使之忘记了有记录今天的必要。

留下一幅立体的历史写真

  事实上,我们看到,凡是当年留下翔实历史资料的领域,今天的研究和分析就能做到深入丰富、可信性强;反之,回忆就会加入很多的推测想象,或多或少地含着不确定性。

 

  更何况在急速变化的今天,人们更有必要加倍用心地下身边悄悄消失着的文化遗产,抢在发展的前头,才不会落得事后空叹。

  此外,有愈多的人参与今天的行列,就愈能保证日后的准确和全面。历史和文化遗产不是平面的或单视角的。同一个历史瞬间,经历其间的人们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解释;单听哪一面的记录,都不尽全面。

 前不久,本地公民组织圆切线举办论坛和展览,从不同层面重新探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学生活,取名逍遥游

  对这个取名不甚理解的我,问诸于数位当时正在读中学的朋友,得到的答案竟大相径庭:一位朋友说自己当年处于历史旋涡的外围,学生生活无风无浪,逍遥两字可算贴切。另一位朋友因家庭原因,被卷入旋涡之中,因此那段历史对他来说远非逍遥

  即使两人对同一历史时期的记录都是第一手资料,我得到却是两个南辕北辙的故事。所幸其他几位当年处于两极中间的朋友,讲述了他们各自的故事。在这个三维的基础上,我才得以梳理出自己对那段时期学生生活的理解。

近来本地多个文化机构和团体,都愈来愈注重对文化遗产的,提供了很多平台。国家博物馆出的数码家园新加坡活动(Digital Homelands Singapore),就强调了这个双重主题。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