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

许愫芬

 

博物馆二楼走廊上的八盏灯火摇曳,映在后面的玻璃幕墙上,闪烁着几许迷离与神秘。玻璃幕墙背后的福康宁山灯火阑珊,树木扶疏的遮荫下,双双对对的情侣编织着美丽的爱情故事。

 

走出博物馆,照射灯交汇着博物馆的典雅的建筑,我们华文义工组在九月开始每个周六下午都为义工训练尽绵力,到华灯初上才各自散会,灯火辉煌璀璨的乌节路,此时又是处处媚人的彩灯挂饰,准备迎接另一个圣诞。

 

    我们吃饱没事干?动机在哪里?我们这些华文义工为了一个信念,一个传灯的信念,华文是我们的母语,我们需要将自己未被发掘的潜能提升,为我们个人深入地了解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及探讨新加坡的历史而努力。

 

     这一片方圆土地,有我们的共同记忆。

 

    记得七十年代小学假期间,我们在师长的带领下参观这个“死景”,那一副鲸鱼骨标本带来的惊叹,那阴森森的螺旋楼梯的鬼故事,令人毛骨悚然。从此,少年的我一直做着在螺旋楼梯被追赶的诡异莫名的梦???

 

“皇家山”的城堡上留着七尊炮台,福康宁(Fort Canning)的名字就在幼小的心灵留下美好记忆。(纪念第一任英国殖民地驻印度自治领总督Charles John Canning。)公园里有我们喜欢采集的红豆,喜滋滋的装满一瓶子的快乐。

 

福康宁山下的国家剧场使我们接近了艺术,记得是1967年吧?国家剧场筹募款项掀起社会民众的“一元砖”活动,我们在国家剧场观看的第一场演出是朝鲜的舞蹈杂剧表演。扇面开展的剧场,悬挑顶盖下的观众席挤满了观众,三面敞开的皇家山的山坡上还有许多人观赏表演。

 

国家剧场隔邻的范克理夫水族馆和利巴巴里游泳池也是我最爱的去处。

 

博物馆的邻居国家图书馆只剩下两个门墩、红砖门廊与外墙已在记忆档案中。在国家图书馆附近的戏剧中心在年轻岁月留下我们的足迹,这里还有人生的另一归宿——婚姻注册局。

 

怀旧不是历史,但是历史就在旧日的生活中展开。我们的四个生活馆呈现不同的主题,让参观者共同参与生活话题。

 

沙爹在我们的生活中有的是“珍惜”的滋味。在童年的岁月里,挑着担子的马来人在街边摆卖,我们会在父亲发薪日拿到额外的零用钱,带着喜悦心情和妹妹一起吃沙爹。

 

康乐亭(滨海公园)吃沙爹是我们的最大享受,通常在看完电影之后吃宵夜的场所。乌节路的停车场(Coldstorage Car Park,在多美歌地铁站附近)也是本地小贩美食天堂。

 

“嘟嘟馃”伴着甘甜与香兰叶的味道入口,包裹着“乌巴叶”的炒馃条有浓浓的本土气息,六、七十年代还有带着自家的鸡蛋去炒馃条的本土甘榜乡情。

 

“啦沙”的香辣够呛的汤料,配上蚶、虾或鱼饼,绝对是启动味蕾的佳选。

 

马来人的椰浆饭和海南人的鸡饭香味让人吃出一种幸福的感觉,一种超越族群的界限。

 

印度煎饼的抛甩功夫、拉茶功夫如同杂耍。

 

潮州人与福建人最爱的肉骨茶也是本土的上乘佳肴,数十种的药材配制出香味四溢的肉骨汤头。

 

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至六、七十年代街边摊贩的手艺创造的美食糅合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融入生活;沁入心头。

 

我们也在卖云吞面和鱼丸面敲竹板的声响中走过了悠悠岁月。要回味吗?怡丰城大食代与威势马广场的美食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回溯的空间。

 

1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One response to “灯火阑珊

  1. Ong

    走过的年代,吮吸着母亲大地的乳汁成长,除了感激,还是再感激她带大了我们,让我们能展翅翱翔。多让新一代感受着这情感是人之常情,只能从小开始,潜移默化,循序渐进,才能进入佳境。让我们尽力尽心去做,总会见到隧道尽头的曙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