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北纬一度的一颗红点

郑陆川(学员)

 

    做为一教育工作者 ,在培训学生对生态地理及人文地理的学习过程当中,偶然视察到,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从地理的角度透视历史,更全方位探讨我们的过去。

        在有限的土地上,虽是弹丸小国,总土地面积也只有约633平方公里,没有名山大川,仅有的只是一条贯穿繁忙市中心的新加坡河,没有长城宫殿,仅有的也只是,让国民“由古至今”青睐的娱乐广场,一座座人为建筑物,如怡丰城,滨海城,莱佛士城等等;但在现今瞬息万变的国际社会里,我们能一枝独秀,发展成为一地理政治要冲( Geo-political centre ),发展成为一个经济商业枢杻(Commercial Economic Hub),也绝非是偶然的一回事,这或许应该,或更肯定的说,归功于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正处于赤道北纬一度,正处于巽他海域( Sunda Straits )之中,正处于巽他群岛( Sunda Archipelago)之间。就因如此,早在十二世纪, 罗越人或海人( Orang Laut )已经利用罗盘,沿着海岸线,在星罗棋布的巽他群岛( Sunda Archipelago)间,在海域不深(深度约为100米),在岛屿之间距离不远的情况之下,能够渡船航行于千岛之间。要是根据当时的航海技术,能够航渡从廖内群岛( Riau Archipelago ),到达爪哇群岛 ( Java Archipelago ),或者甚至到达更远的佛罗士群岛 ( Flores Archipelago ) ,非是什么等闲之辈,也并非是什么航海壮举。

    朝代的兴盛,帝国的没落,时代的变迁,确实是没有一定兴败盛亡的定律,但是在未有汽艇的年代,一切水陆航运,皆靠於东北季候风或西南季候风的季节而开航,这确实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十三世纪的郑和,与同时代的罗越人或海人( Orang Laut ),苏门达喇人( Sumatran ,拜里米苏拉王朝 Parameswara Kingdom ),爪哇人( Javanese ,满者伯夷王朝  Majapahit Kingdom ),以及之后十四世纪的欧洲列强,如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他们皆都靠这股季候风的力量,来到我们这寂寂无闻的南洋小岛。这股季候风的力量,也正因为我们的独特地理位置而形成。这些不同时代的人物,借靠着季候风的力量来到这里,所带给我们的冲击,在于:文化习俗,宗教信仰,政治体系,教育系统,而我们不得不承认,这股冲击是我们不容忽视的事实;我们现在的饮食文化、时尚潮流,或多或少是受季候风所带来的移民文化所影响。

    正因为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赤道北纬一度,加上这股无形季候风的力量,也直接形成:高温多雨的典型热带气候,(每年平均雨量1172.9厘米,每年平均温度摄氏24.1度)。非常肯定的是,这高温多雨的典型热带气候也间接促成,终年茂盛的热带雨林。以此推论,假若我是当时的一西方冒险家,或是一殖民地商者,首次踏进这片土地,很可能就被眼前杂乱的丛林景象诱惑。这热带丛林有如此般具吸引力,其实在的原因,是因为这片热带丛林由不同种类组成( Heterogeneous ),所繁殖的植物,每英亩达400种类之多,这跟他们所熟悉的温带丛林,所呈现的相对单一种类是完全不同的。很可能在杂乱的丛林之间,除了不知名的动物,或许也有鲜为人知的果树、草药;我们在这里可以推测到,以后殖民地主人之所以大量搜取,收藏动植物标本,大量聘请花匠记录本地区的动植物,极可能在殖民地初期,他们已有意图把这片土地,规划成种植果园、农作物、甚至更值钱的香料园,以为自己,为自己殖民地宗主国谋取更多的暴利,因为由始至终,他们已经盘算到,这高温多雨的热带气候,所造成的肥沃土地,实实在在,是可以无穷无尽的被利用。

    在殖民地行政时代,英国东印度公司为了统一槟城、马六甲、新加坡三地的行政和管理,于1826年把这三地合并,组成海峡殖民地,旧称“三州府 ”。其实当时马六甲河口,已呈现淤塞,港口已逐渐衰退,大船不能停泊;至于槟城的地理位置,比较接近北马来半岛,商业比新加坡逊色;唯有新加坡,因有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深港,才造就现在的商业地位。 

    当我们回溯过去的历史,可带着宏观的心态去看待历史事件,历史事件的发生,可能是巧合,可能是偶然, 我们也不需太过偏激;我们心中明白,我们现有的这一切,确实是从当时罗越人( Orang Laut )的荒凉小岛开始,经过数帝国王朝侵犯统治而诞生。与其他泱泱大国比较,我们的历史确实是短暂,微不足道,所以我们没有太沉重的历史负担;或许我们不需要对过去的短暂历史,付出太大的承担;或许我们是移民构成的国家,所以比较能够接受新思路;或许因为我们独特的地理位置,才造就我们的这一切。总体从地理的观点来看,除非是地球大逆转,太阳从宇宙消失,由始至终,我们还是赤道北纬一度的一颗红点!

 

 

 

 

 

 

1 Comment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One response to “赤道北纬一度的一颗红点

  1. 博物馆华文义工

    季候风让本区域有过一个繁华的风帆时代,根据西南季候风来划分,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为“风下之国”。阿拉伯、伊朗及印度等地称为“风上之国”。以后又指欧洲大陆。

    公元十三世纪,伊斯兰教开始传入马来西亚及印度尼西亚。满剌加(马六甲)王朝统治时期为马来史上的黄金时期,(公元1398-1511年为伊斯兰强国)。从它建立到被殖民地国家葡萄牙灭亡的100年间,是一个知名的国际海港、商旅云集。《马来王谱》(sejara Malayu)。(黄元焕认为它是传奇故事,故译书名《马来传奇》)便是在这样的经济文化条件下产生的,写于公元1511年612年间。

    新加坡南洋学会的已故院长、前南洋大学教授许云樵曾以《马来纪年》书名翻译此书。

    十九世纪《阿都拉传奇》,是自传、见闻及回忆录,为19世纪马来半岛南部马六甲及新加坡的双城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