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屏

郑陆川(新学员)

 

 

    抒情的马来歌曲, 厉鬼的凄叫声, 飞机的轰炸声, 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一盘大杂烩,看似杂乱无章、没有头绪, 其实影像交织了一部文化历史大汇串, 回顾我们如何从一个渔村酋长国,从一个农村社会,发展成有轰炸机的一个航空科技社会。从影像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过去的本土人物,例如:

 

    (1)“忠诚的汉都亚”, 就以 油头粉面, 赤身拔剑的马来英雄形象表现出来,这可能就是初期海人( Orang Laut ) 的代表;

 

    (2)凌厉恐怖的“油鬼子”, “吸血僵尸之子”, 也可能是半人半神半鬼的化身,这或许是村人在长期封建农村社会制度压抑下,所响往的超人形象;

 

     (3)“英勇的马达哈里”,也就是反殖民地,反霸权,想当家做这片土地的主人。

 

    或许在外观上这些影像,所展现仍给外人是生疏的外番文化,但是我相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打开胸怀,这些本土人物,无可否认,他们的的确确,实实在在,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也就是我们后来对“原住民” (Bumiputra )的定义。

 

    再进一步更高层次的分析,我们是以影片中所呈现的人物形象为标帜,如:勇士、侠客、渔民、奸臣、昏君、鬼怪、政客;总体来说这些性格其实所要展现的,也即是在我们华人世界里所熟悉的,也常被灌输的八大美德标准:诚,信,忠,勇,禮,义,亷,耻 !

 

早期新加坡电影史

 

    从1950年到1967年,也就是新加坡本土电影的黄金期,前后一共有超过250部电影在新加坡制作。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原本寂寂无闻,安详飘荡的南洋小岛,曾在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孕育了超凡的电影能量?

 

人口膨胀,时尚娱乐 

 

       打从上世纪二十,三十年代,因为新加坡人口的急速膨胀,大众游乐场,如:快乐世界,新世界,大世界应运而生。这些“世界”,也仿效了当时的上海,为普罗大众提供了一个大、小闲娱,经济实惠的时尚娱乐场所;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娱乐场所,也提供一些风花雪月,细水长流的地方,但是能够被肯定的是,它们不能与电影院相提并论,因为在电影院里,总是能够给人提供比较舒适的私人空间,以及视觉感受;一个能够提供上、中、下层人们汇集的场所,这无形中也催生了一个注重社交礼仪的新社会。总而言之,在上世纪二十、三十年代,随着新加坡的商业化和西化,大众游乐场和电影院已经受到广大民众的青睐。

 

有限环境,无限生态

 

       既然新加坡是移民构成的国家,肯定的是会比较能够接受外来的文化。即使在日治时期,制片家早已注意日本制作的宣传片、文艺片;以及早期的邵氏马来电影,都雇用了许多印度导演主任,例如Jamil Sulong导演主任来挑大梁印度电影的样式和技术被肯定;这些被接受的形式,可以从电影中,观察到演員动作和对话已经遵循印度的模式,歌曲用于表现出片刻的情感。然而从1963年到 1967年,马来人导演主任和生产部在多方面全面控制电影制作。我在这里补充,因为马来导演主任Hussein Haniff通过全新的创新照相机技术,除了首次使用阔影角度(Cinemascope)来拍摄电影,并且灌输了本身的文化特点,创造了一些经典影片, 如:Hang Jebat, Hang Tuah, Raya, Majalah Bintang, Dang Anom , Bawang Putih, Bawang Merah等等。

 

 竞争市场,终得成果

   

    在新加坡电影发展史中,由两家电影公司,因为他们的存在与竞争,搅动影坛无限创意,造就了许多有潜能的演員,如P. RamleeAhmad Daud Siput Sarawak以及 Mahmud Jun(擅长扮演坏人角色),创造了一个辉煌电影工业,也奠定了一个全国或地方电影工业的空前成就。他们就是:邵氏Shaw Brothers与国泰 Cathay电影公司。他们给观众呈现了一个全新的电影世界,令人兴奋的情节和华丽的服装世界被打开了。 

 

本土文化,进入影坛

 

    首次本土马来文化以高姿态进入影坛,马来民间传说,故事和戏剧也一一呈现在影片上。 这些影片情节采取自马来歌剧Bangsawan,传说中的英雄人物,神话故事,抒情浪漫小说,以人们所熟悉人物形象呈献在平民眼前,打破了各民族间的隔膜,也间接提高原住民崇高身分。

 

    我在这里也顺便提到P. Ramlee在马来影片中的成就。他自导自演的影片 Penarik Beca,1955年被Utusan Filem Dan Sport体育杂志命名为最佳马来影片。P. Ramlee被认定为马来演员最理想的典范,并在1957年亚洲电影节,为他的角色 Anakku Sazali赢取了最佳演员奖,并在6 年之后,于东京亚洲电影节再被认定为亚洲最多才多艺的演员。

 

电影工业,由胜而衰 

      几项原因导致加新加坡电影工业,60年代中期,由高峰走向低谷。当时许多新加坡制片家开始感受到,制片成本相对提高的压力,邵氏MFP制作的彩色影片 Raja Bersiong,因为影片制作过程的拖延,从三个月拖到五个月,是邵氏MFP拍过丛多影片当中最昂贵的一部电影。许多电影演员因得不到所应得的报酬,而采取罢工行动;青黄不接的演员供应以及电视广播的介入,开始对电影业造成无形的压力。1963年,一代影业巨子,国泰 Cathay电影公司老板陆运涛先生,于1964年在欲前往台北,参加亚洲电影节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享年49岁。我想,要是陆运涛先生没有早年逝世,必定会再改写新加坡的电影史

后语:我们曾在上世纪中期,接受新思路,创造了半个世纪辉煌电影世界,对周边国家地区做出一些文化贡献,我们曾经被放在这如戏院的世界上,相信将来以后,我们创造的电影艺术,必会在这世界舞台发扬光大,必会再有更多的观众欣赏!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馆:戏剧与电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