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ia Who?

艾娜

         近来常有机会到苏菲亚山(Mount Sophia)一带,渐渐地对这个小山丘的名字产生了兴趣,开始琢磨起“Mount Sophia”这个名字的来龙去脉。

     人们对此一直有不同的说法:

       一种说法是,莱佛士的妹夫Captain Flint以莱佛士妻子苏菲亚和自己女儿玛丽·苏菲亚·安两人的名字,为这个小山丘命名。

        另一种说法是,“苏菲亚山”是因为有两位名叫苏菲亚女传教士在这个小山丘上建立学校而得名。

       哪一个说法较为可信呢?是否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其他说法?我很想查个究竟。

      一查之下,发现这座小山丘原有一个马来名,称实里基山(Selegie Hill or Bukit Selegie, 与山下的 实里基路(Selegie Road)同名。在新加坡开埠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实里基山一直是中产阶级聚居的地方,除了殖民地官员以外,也有华族商人住在那里,包括著名商人余东璇(Eu Tong Sen)。

       再查之下,又发现在新加坡的百余年殖民史上,其实有好几位Sophia,都与这座小山丘有过深浅不同的缘分。

       现在问题变成了两个: 与这座小山丘有关的 Sophia 们是什么样的女人? 苏菲亚山是以哪一位 Sophia 命名的呢?

        要回答这两个个问题,让我们先看看几位与苏菲亚山有关的 Sophia 吧:

        Sophia No. 1 ――“苏菲亚一号”,当然是莱佛士的妻子苏菲亚莫属了。 苏菲亚•莱佛士(Lady Sophia Raffles, 1786-1858)是莱佛士的第二任妻子,1817年与莱佛士结婚。莱佛士于1826年去世,所以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只有九年。莱佛士死后,英国东印度公司在“谁是新加坡的开埠人”的问题上产生争议,而苏菲亚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她誓要为丈夫写一本传记,记录他的一生经历和成就,以此为丈夫“讨回名声”。

        并不擅长写作的苏菲亚,根据莱佛士的私人函件和笔记,埋头苦写,终于在莱佛士去世后仅数周内就写出了《Memoir of 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结果东印度公司于1826年正式确认莱佛士为新加坡的开埠功臣。如果没有苏菲亚这本书,莱佛士或许早就被人遗忘了。

        Sophia No. 2 ―― 玛丽·苏菲亚·安(Mary Sophia Anne,1823-1858)。 这位 Sophia 的生平虽不见经传,她的父母倒是当时新加坡的名人。母亲玛丽·安 Mary Anne)出名,是因为她是莱佛士的妹妹;父亲Captain William Flint出名,是因为他是莱佛士的妹夫,也是新加坡的第一任港务总监。

      Sophia No. 3 --柯苏菲 (Sophia Cooke, 1814-1895) 柯苏菲是一名英国女传教士,于1853年抵达新加坡。她抵新后,接管了当时的”华人女子学校”(Chinese Girls SchoolCGS)1861年,CGS搬到苏菲亚路。CGS 后来数度易名,最后定名为圣·玛格利特学校(St. Margarets School),今天依然位于苏菲亚山。新加坡YWCA也是由柯苏菲于1875年创办的,后来YWCA1917年迁至福康宁山脚,至今已有90年的光景。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由柯苏菲掌管的CGS 并不是今天的SCGS CGS 的中文译名是“华人女子学校”,是本地最早的女子学堂之一,于19世纪中期由外国传教士创立。而今天的 SCGS ,全名为 “新加坡女子学校” Singapore Chinese Girls School),由宋旺相、林文庆等倡导女子教育改革运动的海峡华人于1899年创办的,两间学校创办的时间相隔了数十年。“新加坡女子学校”的历史今天常被人提起,因为她出现于世纪之交,在本地社群推动女子教育的方面首开先河,一改当时由外国传教士包办女子教育的局面。

      Sophia No. 4 ―― “苏菲亚四号”是苏菲亚·布莱克摩尔(Sophia Blackmore, 1857-1945)。澳洲籍的苏菲亚·布莱克摩尔也是一名女传教士。她于1887年来到新加坡,一住就是40多年。苏菲亚·布莱克摩尔是本地两间出名女子学校的创建人,一间是美以美女子学校(Methodist Girls School,简称MGS),另一间是花菲卫理学校(the Fairfield Methodist School )。    

       美以美女子学校于1887年的创办之初,称为淡米尔女子学校(Tamil Girls School, 只有九名印度藉女生,校舍是位于肃街(Short Street)的一间小店屋。19世纪90年代,学校才改名为美以美女子学校(MGS)。 后来学校不断扩张,其中学部于1935搬到苏菲亚路,改名为苏菲亚山女子学校(Mount Sophia Girls School)。直至1989年,该校才搬到今天位于武吉智马路的现址,并改回原名,今称美以美女子学校(MGS

       可以看到,这四位 Sophia 都与这座小山丘有着深浅不同的缘分:
       *
苏菲亚·莱佛士(Sophia Raffles) --她本人虽没有在这里住过,但莱佛士的妹夫曾是此山的居民;
       *
玛丽·苏菲亚·安(Mary Sophia Anne)--她是否在此山住过,不得而知,但她父亲曾住山上;
       *
柯苏菲 (Sophia Cooke) --她所掌管的圣·玛格利特学校(St. Margarets School)于1861 搬到山上,直至今天;
       *
苏菲亚·布莱克摩尔(Sophia Blackmore〕--她所创办的美以美学校(Methodist Girls School) 曾迁至山上,并曾一度称为 Mount Sophia Girls School. 

      那么,Mount Sophia 究竟是以哪一位 Sophia 而得名的呢?

      为了找出答案,我查了一些有关新加坡市区分布的资料,包括由执行工程师和测量师杰克逊中尉(Lieutenant P. Jackson)于1823年绘制的“新加坡市区规划蓝图”(Town plan of Singapore)、早期建筑师乔治·科尔门(George Coleman 1836年制作的新加坡地图(Map of Singapore),以及一些有关新加坡街道名称的书籍。

      可以看到,在杰克逊于1823年绘制的“新加坡市区规划蓝图”中,这个小山丘的名字还没有变动,仍称 实里基山(Selegie Hill)。

       而在建筑师乔治·哥里门于1836年制作的新加坡地图(Map of Singapore)中,实里基山(Selegie Hill)就 已经易名为苏菲亚山(Mount Sophia)。乔治·哥里门是殖民地时期初期的一位著名建筑师,其杰作包括旧国会大厦(1827)、亚米尼亚教堂((Armenian Church1835)等,而今天的哥里门街(Coleman Street),就是因他而得名。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上述几位Sophia 在时间和空间上与新加坡的关系:

        莱佛士妻子苏菲亚(Lady Sophia Raffles)跟随莱佛士在明古连居住,并没有在新加坡长住,更没有住过苏菲亚山;

        玛丽·苏菲亚·安(Mary Sophia Anne)的父亲 Captain Flint,与19世纪初期来到新加坡时,就这个小山丘上住了数年,并种了不少香料。

        柯苏菲 (Sophia Cooke) 1853年来到新加坡,而苏菲亚·布莱克摩尔(Sophia Blackmore)到新加坡的时间更迟些,于1887年才来到新加坡。

        由此可见,当这两位女传教士分别于1853年、1887年来到新加坡时,实里基山已经被改名为苏菲亚山了,因此这个小山丘明显不是因为这两位女传教士在这里建立学校而得名的。

        如此看来,苏菲亚山“由莱佛士的妹夫Captain Flint以莱佛士妻子苏菲亚和自己女儿玛丽·苏菲亚·安而命名” 的说法,应该是一种较为可信的说法。

       最后,再加一点有关苏菲亚·莱佛士的题外话:在苏菲亚·莱佛士与莱佛士的九年婚姻里,两人共生了五名孩子。可是,其中四名都在未满四岁时,就因病夭折了,都未能随莱佛士夫妇返回英国,最小的死时只有两个月大。惟有第四名孩子Ella Sophia (又是一名Sophia !)活了下来,被送回英国抚养。可惜这名女孩儿也不长命,竟在结婚前夕死去,年仅19岁。苏菲亚•莱佛士后于1858年去世,享年72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