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路上的见证人:哈里斯·沙玛(Haresh Sharma)

艾娜

 

    新加坡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已走过43 个年头。这段跌宕起伏的建国历程,有着不计其数的见证人,他们各自生活轨印的本身就构建出建国历程的方方面面,既有个体的独特境遇,也有众人的集体历验。

 

    然而,无论是个人境遇,还是集体历验,记忆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模糊。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中间总见有那么一群记录人,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学家、历史研究者、社会科学专家,或是新闻记者、文史爱好者、文艺工作者。他们本身既是见证人,也同时是记录人,都在以不同的记录工具和方式,孜孜不倦地记录着新加坡社会在建国路上的种种变迁。

 

    哈里斯·沙玛(Haresh Sharma)就是这群建国历程的见证人与记录人中的一位。祖籍为巴基斯坦的哈里斯·沙玛,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他所记录的历史时段是过去的20年,他手中的记录工具是舞台剧作创作,而他呈现历史记录的平台就是本地的“必要剧场(The Necessary Stage)”。

 

    然而,哈里斯·沙玛这个名字,对本地戏剧界以外的历史和文艺研究者,尤其是以华文为媒介的研究者而言,至今尚颇为陌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本文意在把这位新加坡自己的剧作家重新介绍给本地华语社群,期冀从一定程度上弥补这个遗憾。

 

与众不同的强烈社会意识

 

    就对哈里斯·沙玛的剧作实践的研究角度而言,我很赞同澳洲墨尔本迪肯大学的传播学教授大卫·伯屈(Professor David Birch* 在他的研究专著里所阐述的看法,即要全面评介哈里斯·沙玛和他的作品,人们必须把他做为时代大背景的一部分来研究,不可将之抽离新加坡的现实社会、经济、文化政治语境。

 

    我对哈里斯·沙玛作品的接触,始于2002年,当时在图书馆查找资料时无意之间看到他于1999年发表的一部剧作集。自那之后,我翻阅了沙玛以往的剧本作品,在剧场观看了他的新作,阅读不同学者论者对其作品的评论资料,并在去年通过一个编译项目,渐渐对沙玛其人其作有了一个初步立体的了解。

 

通过审视哈里斯·沙玛从1988年到2007年的专业舞台剧作创作生涯,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这位本地剧作人与众不同的强烈社会意识和创作理念。他的作品植根于这块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上,追踪着本地特有的社会经济现实,也同时反映了普通新加坡人在国家急速发展过程中的得与失。

 

    纵观过去20年间的新加坡社会,在经济建设急速推进的同时,其文化政治上也相应地经历了一系列的变革。哈里斯·沙玛从一名国大英文系学生逐渐成长为专业剧作人的过程,恰与此一历史发展阶段相重叠。与必要剧场的艺术指导陈崇敬(Alvin Tan)一道,           哈里斯·沙玛从一开始就以戏剧做为干预社会、解构社会的手段,族群偏见、身份认同、价值差异、宗教禁忌、文化区别和语言问题等,一直都是他深切关注的社会课题,也是他的作品最为常见的主题。

 

    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如《永不熄灭的灯笼》(Lanters Never Go Out)、《仍在建设中》(Still Building)、《偏轨》(Off Centre) 等(其中《偏轨》已于2007年被教育部列为本地中学普通水准英文文学会考课文),剧中所呈现的普通新加坡人,既有改变自己以赶上时代发展的迫切企盼,也有无法适应急速变化的疲惫沮丧;既有在社会和长辈殷殷要求下的竭尽全力,也有在冲击和挫折面前的不知所措;既有“成功之上”社会暗示下而产生的怕输心态,也有掩隐心中的无奈调适与割舍。此时,沙玛并非质疑政治现状,也从不尝试为观众提供答案,而是力求使得观众在离开剧场时,开始醒觉并思考自己身边的种种社会课题。

 

    然而,沙玛用戏剧解剖社会的创作实践,也不是一帆风顺的。1993年,沙玛和陈崇敬曾尝试把“论坛剧场”(Forum Theatre) 这种互动表演方式引入新加坡,目的是让观众参与到戏剧表演中来,共同探讨他们所关注的社会问题。

 

    当时沙玛创作了《大男人主义》(MCP) 和《未必是好事》(Mixed Blessings) 这两个短剧,分别探讨两性问题和社会对异族通婚的偏见问题,在本地社会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可是两人也因此被指是带有政治动机的“马克思主义分子”。这个事件导致政府禁止“论坛剧场”在本地的表演,沙玛也于1994离开新加坡,赴英国攻读硕士学位。

 

    1996年沙玛回到新加坡到现在的10余年间,新加坡的文化政治语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往不能在舞台上谈论的题材,在2000年前后渐渐地开始能够公开讨论了。沙玛在这段时期创作的作品,就有很多触及了争议性很强的敏感社会问题,比如宗教信仰冲突、爱滋病、同性恋、娈童癖等问题。这些作品包括《神吃神》(godeatgod、《居上或处下》(Top or Bottom)、《本质上快乐》(Fundamentally Happy) 等。

 

本土文化营养的独特魅力

 

    不仅如此,也是在这10余年间年,曾一度被禁的论坛剧场表演形式又逐渐回到新加坡,进入剧场和组屋区。这正与沙玛当时“把戏剧引入新市镇”的创作计划不谋而合。因此在近年,哈里斯·沙玛和必要剧场的导演与演员们,更多地针对特定社会课题展开探讨,并以工作坊的形式进行集体即兴创作。

 

在沙玛和必要剧场看来,这些特定社会课题都与普通新加坡人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如老人问题、家庭暴力、精神病人重回社会等,因此对这些课题的探讨离不开新加坡人的亲身参与。

 

  在一次访谈中,哈里斯·沙玛这样谈到自己作品的目标观众和语言成分:“在我迄今创作的舞台剧本中,大多数是为新加坡人而创作的。新加坡独特的多元语言因素,对我的创作而言是不可或缺的。”

 

  的确,哈里斯·沙玛在过去20年间创作的上百部的舞台剧作,大多是为新加坡人自己而写的。他把戏剧作为一面明镜,折射新加坡的特定社会现实、从普通人的平凡之中找到非凡之所在;把戏剧作为一种手段,启发引导公众,使之学会用戏剧这个手法来表现内心的兴奋、喜悦、渴望或焦虑。

 

  而要使新加坡人对他的剧作产生共鸣、进而学会用戏剧手法来表达种种内在感觉,这位土生土长的剧作人,从本地文化的土壤中汲取了大量营养,他所提到的“多元语言因素”,包括“新式英语(Singlish)”,在他的舞台剧作中比比皆是。在沙玛看来,“新式英语”是很多新加坡人使用的独特“方言”,具有独特的语言融合与塑造魅力,也是能让新加坡人一听就产生共鸣的因素之一。

 

  当被问到他是否担心自己的剧作无法打入国际舞台的时候,哈里斯·沙玛答到:“在我看来,如果你把作品聚焦在人们生存现实的本身,表现出生活的一个非常具体的侧面,那你的作品会呈现出一种普世光亮。这种结果,是你最初所没有想象到的,也是你若一开始就想着要创作一部富有普世价值的作品所无法达到的。”

 

     事实上,哈里斯·沙玛在2007年以来创作的新作品,包括探讨生存与死亡意义的《好人》(Good People) 和表现人类流离漂泊宿命的《日蚀》(Eclipse) ,都让人深感这位植根于新加坡的本地剧作人,已经进入了对人性本质与生命意义的深层探讨的层面,其编剧技巧也更为得心应手。这一切,都为他做好了进入世界级剧场的准备。时至今日,他的剧作已在多个国家的舞台上演,包括英国伦敦、格拉斯哥、伯明翰,澳洲墨尔本,以及埃及开罗。

 

    行笔至此,我再次深深地感到,从文化政治语境的角度观察哈里斯·沙玛其人其作,实际上已超越了对沙玛本人的研究而上升到一个更高层次,即从本地戏剧创作这个侧面切入,向人们清晰地勾勒出新加坡社会,包括文学艺术,在过去20年间整体演变与发展的轮廓。

 

    哈里斯·沙玛作为建国之路的见证与记录人之一,其作品的重要性亦在于此。

 

    人们是否也可以思考这样的问题:如果少了像哈里斯·沙玛那样具备社会使命感的艺术家,新加坡的戏剧舞台是不是还得等上更久,才能达到今天的开放程度?今天的新加坡,是不是需要更多像哈里斯·沙玛那样甘于立足社会现实,以具备思想深度的作品促人反省、启人思考的文学艺术专才?新加坡的英语剧场已经日渐成熟、走向世界,这少不了沙玛长达20年的坚持与耕耘,新加坡社会是否应如大卫·伯屈教授所说,给予哈里斯·沙玛以更大的肯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大卫·伯屈:《多重对话――新加坡文学研究系列文集 第六册:哈里斯·沙玛/当代新加坡剧场创作的文化政治语境》

 David Birch: Interlogue — Studies in Singapore Literature Volume 6: Haresh Sharma,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Playwriting in Contemporary Singapor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资料与掌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