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ti, Roti

许愫芬

 

 

人的感官功能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假如当一个人不能听、不能
看、不能说的时候、剩下的只有触觉、嗅觉和味觉的功能,再也不能动的时候
呢?那剩下的便只是嗅觉和味觉了。这个人的喜好和欲望要怎样表达呢?幸亏
现在科技发达只要在头上夹个感应器,电脑屏幕上便能解读他的思维。我只能说人对食物的味道几乎是先嗅到再品尝到的。有些味道留在记忆之中一
辈子便不能忘掉。我最爱吃传统烤炉烘培的面包,现在打着传统面包的招牌到处都是,有
Kiliney Rd kopidiam
、阿坤面包、有土司工坊……
但是最能诠释出令人难忘的面包香气还是传统烤炉烘培的面包,那种刚刚出
炉,带面包皮的枕头面包的香味。最近时常经过黄埔路的传统烘培的面包厂,那阵阵飘来的新鲜出炉的面包香味
真叫心神向往。我叫面包店的员工给我留下面包皮,他有些许不能理解的说:面包皮别吃,
太焦了,会导致癌症的。我笑笑的说:拿来喂鱼和仓鼠流逝的童年岁月里,我最爱将面包皮(面包皮不收钱)沾刚泡好的炭烧黑咖啡
来吃,那香浓馥郁的味道让人齿颊留香、也饱食一餐。传统的面包或是涂抹咖
椰及白兰他菜油,或是花生酱及果子酱。在六十年代,两片面包也只是卖一角
钱。炭烧黑咖啡是海南人同福州人的特产,用咖啡籽加入玉米和蔗糖在一个铁圆筒
里,夹在木柴上,不断地摇着手把,火候要控制好,炒出来的咖啡籽才会香味
四溢。现在在咖啡店吃面包,涂咖椰、牛油,外加两颗半生熟鸡蛋的套餐。我还是喜
欢在鸡蛋吃完了后,把咖啡倒入鸡蛋的容器中喝。那种味道是乡村生活的味
道。小时候有印度人头顶着一大篮的面包,喊着 “Roti,Roti”,六七十年代、这些
流动小贩沿街捱户的叫卖。我最喜欢吃的是石头面包。一个个小如小孩的拳
头,虽然硬邦邦,配上黑咖啡,还是啃得滋滋有味。我们爱吃尖头面包(一种法国式长棍面包),两边的尖头用它来沾咖啡或是咖
哩,香喷喷,辣得满头大汗,绝对是本土风味的吃法。我最近在越南尝了法式面包和越南咖啡,那种外皮香脆内里香软的法式面包沾
了加入可可粉的黑咖啡,比美我们的传统面包沾炭烧咖啡有过之而无不及。
(越南咖啡有特制的泡壶,在壶底放置着杯子,咖啡汁筛入滴到下面的杯子)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本地美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