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代系列:国家福利理事会

联合早报:国家福利理事会成立50周年系列报道

2008-06-09

刘慧芬

 

  今年,国家福利理事会走进了第50个年头。这些年来,作为新加坡慈善团体的总福利机构,福理会肩负着重任,在残疾者、健康与社会福利、贫病老人、家庭及儿童与青少年服务五方面作出贡献。

 

   回首50年,从救济至推动新服务以满足社会需求,到近期更重视机构的监管制度,福理会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变化。令人欣慰的是,在应付社会变化的同时,人民的基本社会需求并没被忽略。

 

   本报将陆续推出系列报道,深入了解社会服务领域的工作。这一期,让我们一起回顾本地社会服务的发展,也展望这个领域的挑战。

  

成立于忧患

随时代转变角色

 

   国家福利理事会,前身是新加坡福利理事会。它在1958年底成立时,目的是要统筹本地的志愿福利团体,可是没想到,在成立后两个月,它就接到了重大任务:救济与安顿灾民。

 

   原来,1959年中峇鲁发生了大火,成立不久的新加坡福利理事会便负起协调各个福利团体的救济活动,并在一个月内筹集到70余万元,为5000名失去家园的人提供食物与住宿。

 

   接着,1961年的河水山大火,又再度考验福理会的效率。

 

      当时仍在求学的前议员华素博士说,大火发生后,福理会连同其他救援组织如红十字会、救世军等,一起展开救济工作。他说:当时人民没有了住所,彷徨无助,福理会立刻伸出援手,召集义工展开筹款活动外,也向杂货店和超市收集粮食、衣物,分发给灾民,使他们能够温饱。

 

  不但如此,到了上世纪60年代末,华素博士还在一间由修女设立的河水山社会服务中心当义工,主要是为受火灾影响的家庭提供辅导、为儿童补习等。

 

   他说:由此可见,福理会最初成立的任务是救济、为灾民提供临时住所、筹款、安顿灾民。直到70年代,当大家都有了住所后,福理会的任务便转向推展新服务,如协助设立福利机构等。

 

  华素博士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福理会担任副理事长,1986年离职时是执行理事长。

 

     他告诉记者,当时本地虽然有约50个提供直接社会服务的机构,但仍有一些服务没有机构肯提供。因此,福理会开始提供新服务,例如,考虑到一些孤苦无依的老人不愿住进安老院,福理会便召集义工,设立亨德生乐龄社区之家,让两三个老人同住一个组屋单位。

 

   此外,当时有两所安老院生活环境恶劣,福理会知道后,立刻成立病老委员会,探讨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华素博士说:福理会最后决定建造新的安老院,让两家安老院的老人都住进去,以改善生活环境。这家新设立的安老院,就是今日的方济别墅安老院。

 

    在解决住宿问题后,福理会在8090年代所面对的社会问题,已从救济、流离失所,转向家庭和青少年问题。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本地的家庭服务中心、辅导中心如雨后春笋般纷纷设立起来。

   

      21世纪的社会服务领域虽然延续过去为民服务的工作,但也强调福利机构的监管制度及透明化。从2001年制定的计划评估系统、2003年的监管准则及2005年的结果管理制度,就能看出监管的重要性。

  

  国家福利理事会执行理事长汪美莲说,政府一直强调的多方面伸出援手Many Helping Hands)的作法并不会改变,而政府给予福利团体的50:50津贴措施,也不会改变。

 

  她说:无论是现在或未来,福利团体要做的是打好坚固的监管基础,只要打好这个基础,它就会进步,才能帮助有需要的人,因此监管制度是很重要的。

  

   不但如此,她也认为,尽管每个福利团体都必须展开筹款活动,但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福利团体,应该先以服务宗旨为中心,然后去筹款以达到服务目标,而不是先筹款,再看要怎样动用这笔善款。

 

   她说:我很庆幸很多福利团体都把服务宗旨看作是优先任务,而不是筹款,否则,它们很容易出问题

 

 未来社会服务方向:

平衡工作与生活激励社工

 

  接下来的社会服务领域,当局希望能提高社会工作者的专业水平,除了通过调高薪金吸引他们留住岗位外,也要通过推行平衡工作与生活的措施,鼓励他们继续当社工。

 

   社工的薪金问题,成了这几年来社工界的热门话题。不过,福理会最近的一项人力调查显示,在6项最能留住社工的原因中,薪金排最后。

  

   调查显示,按照排名,这六个因素是培训与发展机会、职员福利、亲家庭工作环境、灵活工作时间、表现奖赏制度,及有竞争力的薪金。

 

   因此,为了壮大社会服务领域的工作队伍,国家福利理事会执行理事长汪美莲表示,正探讨如何协助社工平衡工作与生活,以及提供更多培训,让他们有发展机会。她说:一些机构如学生关怀服务已经设立首席社工职位(Principal Social Worker),我希望在接下来的68年内,其他机构也能设立这个比高级社工更高一层的职位。

 

   华素博士则认为,与过去相比,现在的社会问题较复杂,人民的期望也增加,因此现在的社工,确实比以前更难当。

 

   他说:以前的社工,同样面对领取较低薪水的问题,但他们能够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明白社会服务界资源有限,所以即使薪水再低,也肯卖力去做。

 

 未来社会服务四大挑战

 

  社会服务领域未来的挑战,华素博士列出了四大点:

  

   (一)除了帮助新加坡人外,福利团体也应该尝试帮助其他地区的人民解决家庭、儿童问题;

  (二)研究经济重组为贫困家庭带来的影响;

  (三)动用年长者义工群,让他们参与社区工作;

  (四)在加强社会融合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福理会50年里程碑

 

19581222日:新加坡福利理事会成立,会长是已故大慈善家李光前。

1968年:国会通过法案,把新加坡福利理事会改为法定机构。

1983年:成立新加坡公益金。

1992年:新加坡福利理事会改名为国家福利理事会。公益金也成为福理会的筹款部门。

2003年:成立社会服务培训学院。

 (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五十年代系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