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脚印引发的沧桑感之一

史立道 

 

        人面桃花 唐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红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红依旧笑春风!

 

一.新加坡河畔

 

  19407月,我在中正中学就读,学校在俗称水廊内的金炎路旁山岗上。我们寄宿生的蚊帐要自己购买,学长指示在南天酒楼附近可以买到,我们几位新同学依照指示,从金炎路转俗称水廊头的莫罕默苏丹路,登上行人桥越过新加坡河,经西贡岛路到合乐路,远远地看到高耸的南天酒楼,它是牛车水的地标,在余东旋街,我们找到了同一条街上的家具店,选购了蚊帐。那是整排两层楼的店屋,其中有一间潮汕书局,销售书籍和文具。南天的隔座是皇宫戏院,再过去就是售卖百货、蔬菜水果、煮炒熟食,及咖啡啤酒等的有盖大排档,是著名的珍珠巴刹,俗称“铁枝仔”巴刹,这个名称是我在万泰隆油较工作时,每当公司要聚餐,老板总是这么说:今晚大家去‘铁枝仔’内道记吃饭。我因此认识这个名称。同学们时常在星期六晚上,三两成群到这里来泡书局,或到附近的珍珠巴刹溜达,留下了无数的脚印。那座行人桥和西贡岛路都被拆除了,下游附近建了克里门梭桥。南天酒楼内部改建后,现在是裕华百货公司。皇宫戏院战后改称大华戏院,现在是大众大华书局。店屋和珍珠巴刹,及南天后面的枋廊都拆除了,改建成珍珠坊、珍珠大厦、珍珠坊大厦和奥奇大厦。

 

  1948年,我在万泰隆油较公司工作,那是一间椰油较,用椰干较榨椰油。厂址在俗称龟仔山的石叻路。产品主要卖给本地的清香油厂和肥皂厂,也有椰油较顾客。后来公司也兼卖椰干,客户是九八行和椰油较。椰油的主要客户是和丰肥皂厂及和丰清香油厂,偶尔也卖给建源兴油较和南顺油厂;椰干是卖给和丰油厂,及货仓在加冷河畔的南亚。和丰油厂夹在合乐路和新加坡河之间,拥有小码头,驳船可以靠岸起卸货物,厂址就是今天的濠景大酒店。过了马路,首先是油厂的货仓,依次是清香油厂和肥皂厂。厂房背后是俗称和丰山的约克山,山上是工厂员工的宿舍。厂址就是今天的美丽华大酒店和国敦统一大酒店,后面是约克山住宅区。我时常押运椰油到清香油厂和肥皂厂,偶尔也陪同秤磅手押运椰干到油厂,及它们设在俗称八角厕所的李德路附近的货仓,确实的地址已经毫无印象。我的工作是记录椰干的重量。市区重建时八角厕所被拆除,改建为交通圈,现在又改成李德弯公园了,它就在历史博物馆临时地址河滨坊的旁边。建源兴油较和南顺油厂都在莫罕默苏丹路尽头的河畔,确实地址也记不起来了。

 

      和丰的行政办公室在俗称山仔顶的珠烈街,在华侨银行的隔壁。我时常到和丰办公室收帐,门口招牌写的是和丰轮船有限公司。和丰公司是林秉祥(18721044)林秉懋(18841960)兄弟于1904年创设的,属下还有米厂和轮船公司,1911年轮船公司改为有限公司。1912年林秉祥和林文庆、李浚源等创办华商银行,林秉祥任总理。1917年两兄弟合创和丰银行,秉祥任董事主席,秉懋任总理。他们还经营水泥、机器厂、保险公司,汽车材料行等,是成功的企业家,也是慈善家。前后资助扩建莱佛士学校、倡办华侨中学、中华女子学校,及庙宇会馆等。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和丰诸公司相继破产,华商银行及和丰银行被迫和华侨银行合并,组成今天的华侨银行有限公司。我接触他们的时候,是危机之后经过重整,并移交给第二代和第三代在管理了。

 

     万泰隆的来往银行是华侨银行和驳船码头边的大华银行分行,我时常到两家银行去办理存入支票,及领取现款,偶尔也要带用旧报纸包扎的一大包钞票,于大清早到华侨银行门口,等待银行开门,将现款存入户口,凑足前一天预开给客户的支票的款项,是和银行约好的,叫做“塞银行”。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都已经拆除,改建成今天巍峨壮观的华厦和大华银行大厦,并且还是新加坡硕果馑存的三大银行中的两大银行。

 

我曾经两次押运椰干到潮州帮经营的一家九八行,一次直接交到他们的货仓,另外一次是交给他们的顾客哈里逊与哥洛士菲的货仓,是一家洋行,都在驳船码头的河岸,确实的地址和那家九八行的招牌,都忘得干干净净了。我在这两家货仓里,曾经近距离接触到红头巾,关于红头巾要另外开辟篇章描诉了。

 

     我在这一带留下的脚印最多。

 

      根据南宋赵汝适于1225年著作成书的《诸番志》,和元朝汪大渊于1349年著作成书的《岛夷志略》,都不约而同地描绘同样的内容:从泉州出发的中国商船,乘东北季风航向巨港,到了新加坡海峡,都在淡马锡停留交易,卖出船上13的货物,然后才启航去巨港。另一方面,于1984年和2003年先后两次挖掘的出土文物,其中就有唐朝开元年间的铜钱,至于宋元的文物更加是种类繁多,不必细说了。总之,根据上述的文献记载和出土文物的证实,从13世纪开始,到今天超过700年了,新加坡河一直为区域、为洲内及为洲际的转口贸易服务,她是一条母亲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女。当世界货运进入插车搬货排,货轮停靠深水码头,利用巨大起重机起卸货物的箱运时代,取代了肩扛包头,用驳船转运起卸货物的时代,母亲河已经完成任务,必须退役了。凤凰浴火重生,她已经负起为人们休憩消遣、提供饮食玩乐的新任务,她将为一代又一代的子女继续服务。

 参考书籍:

 1)柯木林编 《新华历史人物》   1995年 教育出版私营有限公司出版

2)崔贵强著 《星马史论丛》    1977年 新加坡南洋学会出版

3)国家出版社《新加坡街道指南》198815版)199116版)200120版)

4)王振春著 《实叻老街》     1997年 胜友书局出版

5)王振春著 《根的系列》     1998年 胜友书局再版

 

 

4 Comments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4 responses to “找脚印引发的沧桑感之一

  1. Ina

    文章中谈到当年新加坡的景物与人文风貌,很好看!希望能继续写出“之二”、“之三”……:)

  2. 四十年代新加坡河的风貌如我姐夫的记忆,我们的母亲河——新加坡河是一条清澈的河,有许多鱼河水草,潮落时可以抓螃蟹。

    新加坡河是一条海水冲涌出来的河,自河口安德逊桥到金声桥,长约4.1公里,尽头是一条大沟。新加坡河沿途经过12座桥,两岸有许多名胜古迹。
     
    驳船码头对岸,原是英国殖民地政府的办公地区,目前还保留下来的代表性建筑物有旧国会大厦(更早时期的法院大厦)、皇后坊和维多利亚剧院和音乐院(1905年为市议厅)。其中,皇后坊和旧国会大厦之间沿岸地带竖有莱佛士爵士的白色雕像,一般相信他应该是从这里上岸的。

    在水仙门桥边跳下河戏水的孩童的雕像就把这童趣情景勾勒得栩栩如生。背景那一栋用许多窗口的新闻艺术部的禧街大楼,保留了旧建筑的外貌,这座建于1934年的大厦,原为警察局,它见证了我们在皇家山(福康宁山)留下的辉煌时代。福康宁山曾是苏丹的王宫所在,莱佛士登陆后,他的官邸曾经设在这里。

    新加坡河北岸的克拉码头,1860至1870年代曾是造船和修船的中心。

    克拉码头是以新加坡第二位总督,安德鲁.克拉爵士命名。在克拉码头的里巴巴利路(River Valley)入口处可找到一间名为“黄埔冰屋”的店屋。这间店早在1800年开设,当时新加坡还没有冰块制造器具,冰块是从美国的波斯顿入口至新加坡。当时的克拉码头是新加坡的贸易中心,是华族和欧洲商贩的汇集地。这里的建筑风格就见证了这一点。

    “水廊内”在德罗拔申码头,罗拔申码头曾经是商人们的办公室、仓库和装卸货物的码头所在地。孩子们也经常站在河岸边的古老村屋外向经过的船只招手。很多时候,他们会脱下衣服跳进水里游泳,图个凉快。

  3. 史立道

    风信子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应该独立成篇,不要委屈在“回应”里面。

  4. Blog Admin

    风信子的文章将在数日后登出。谢谢您的建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