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祖母

许愫芬

  

     我和先生结婚后,我先生的祖母每天都爱拉着我的手,抚摸我的手心,我成了她说话的对象,我们四代同堂,那时候她也已经是九十二岁的高龄了。

 

     她生于1897年,光绪二十二年生,1898年发生了戊戌政变。我先生也是戊戌年出世的,由她带大。相隔一个六十年,这一个六十年当中,中国从1909年宣统即位,1911年,辛亥革命,由封建的帝王制走向民主雏形,后来张勋复辟,还有袁世凯搞帝制,军阀时代等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状态。一直到了国共时代,外忧内患,日本入侵,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战火冲天,到了共产党把国民党打败,退守台湾,1949年解放中国,如今又是六十年将至。要不是邓小平在1978年的改革开放政策,今日中国又怎能成为 经济大国,江山代有人才出,全世界都在看,北京奥运的圣火正在传递。

 

     祖母不知道世界大事,她在中国潮州的澄海县出生。那时候她的家境不错,扎过小脚的她十只脚趾都拗到了脚底板,看了叫人心疼。每一次脚趾甲长长的时候,她便轧得难受,明知道眼睛看不清楚还是自己剪脚趾甲,一回把皮剪了一块,流了很多血,我从此便叫她让我帮她修剪,我们的感情也由此建立。

 

     祖母没啥事做,但也没闲着。

 

     她每天清早五点半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梳她那稀稀疏疏的发髻。双手灵活的她自己做点小事,为盆栽浇水、扫扫地。听听潮州戏曲,冲凉后她还坚持自己洗衣服。她洗头发时还喜欢自家种的“那道”涂抹(芦荟叶的胶液)。

 

     她虽然看不清楚,可是小鱼骨却咀嚼得津津有味,鸡屁股也是她的最爱,难怪她的皮肤还是没有太多皱纹。

 

     我先生的爷爷死得早,她把我九岁的家翁拜托给几个同乡叔伯,她带着孤女回乡,直到闺女出嫁后,1959年移民政策禁止前才回来新加坡。我先生从小由她看大,因此她最宠我的先生。

 

     我的小孩出世后,祖母知道我工作辛苦,每天叫我早些睡觉,她还能帮我摇摇沙龙让孩子入睡,一边还替小孩折尿布。

 

     可是我和她的相处也只有三年多,1992年,她便驾鹤西归了。十六年了,她细细柔柔的语气,浓浓的乡音至今还是萦绕在记忆的时空,盈盈动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心情随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