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石头记”

--历史文物珍藏系列(淡马锡时期)

艾娜整理(原载:http://blog.omy.sg/sgstory

fragment-of-inscribed-sandstone-popularly-known-as-the-singapore-stone.jpg

石头的自述

直至今天,我一直是新加坡考古领域里的一个谜。多少年来,历史学家费尽脑汁,还是无法解开有关我身世的种种谜团。

《石头记》(即《红楼梦》)里讲的那块有名的石头,是女娲氏炼石补天时留下来的。那么,我又是什么年代出现的、由什么人留在这里的呢?

我一直藏身在新加坡的河口,也就是今天浮尔顿酒店的附近,直到英国人于1819年来到这个小岛以后才被发现。
dsc00947.JPG

我被发现时候是什么样子?我当时有个孪生兄弟,我们这两块砂岩石碑面对面而立,中间只间隔80厘米,好像从中间被劈开一样。

在这两块砂岩石碑上,只有我这块的内面刻有碑文,约有50行的文字,文字的覆盖面积约长1.5米、宽2.1米,碑文四周还有一圈凸起的缘边。
dsc00948.JPG

你也许会问,我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唉,1843年,人们要在新加坡河口进行一项土木工程,竟用炸药把我炸成了碎块!

值得庆幸的是,炸开后的部分碎块被保留了下来,当时新加坡的助理驻扎官詹姆斯•罗维(James Lowe)就保留了至少三块。英国人后来把这些碎石块被送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去做分析, 我大约是在1918年被归还给新加坡的。

历史学家怎么说?

有关我的年代和文字起源,他们至今还是说法不一。大多数学者的估计是,石碑立于大约10-14世纪,上面的文字可能是古爪哇文,也可能是古苏门答腊文。这样的判断很有意思,因为这让现代新加坡人更多地看到了淡马锡与印尼的历史渊源。

不过,有一点专家学者们都一致同意:我身上刻着的碑文,是本地迄今发现的年代最为久远的文字!

今天人们仍经常谈论我,把我列为新加坡的国宝级文物之一,亲切地叫我“新加坡石”!

本地一位颇有名气的考古学家曾经开玩笑地说,也许我身上的碑文写着:“欢迎来到新加坡!欢迎来到新加坡拉!欢迎来到淡马锡!”

(资料图片来源: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on the ‘Forbidden Hill’ of Singapore:Excavations at Fort Canning, 1984″, by John N. Miksic)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历史展馆:文物珍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