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纪事

许愫芬

前一阵子有个政府组屋单位厕所翻新的工程进行了项目展示,我的菲律宾同事“谷歌”字义,把厕所翻新弄成“马桶翻新”,大家笑得差点踢翻椅子。

我们历史博物馆的第三展厅里有展示了19世纪贫富时代的悬殊,展示有钱人风光大葬,无钱的洗衣拉撒都在甘榜的污水河上,还有一个铁质马桶不偏不倚的镶在玻璃罩里。这个聚宝盆可也是要挖的‘屎料’。

在国家博物馆历史展馆内的'聚宝盆'

在国家博物馆历史展馆内的’聚宝盆’

新加坡使用马桶的年代,还不是很久以前的记忆,我们六、七十年代的茅厕还在用马桶。

中国在汉朝高祖有使用马桶叫‘虎子’,后来改为‘马子’,又后来称‘马桶’。便器的形状还有金质或玉质的虎头,还记得看电影“垂帘听政”说咸丰帝是死于下痢,果然专用的便器还是特制的。

茅厕呢?古代念mao si。茅厕一般为蹲厕,称‘旱厕’。当时平民家用的马桶一般是木质有盖的马桶。

2200年前美索不达美雅(Mesoptamia)高原阿斯玛(Asmar)遗冢就有冲水厕所,有地下水道及砖砌的坐式便器。埃及也有坐式马桶座,有石头的马桶座,下有便器。在古罗马就有集体‘出恭’的公厕,马桶座下有水流动的冲洗式厕所。两排十几个面对面的做大事还可以高谈阔论,便后用特别的棉球棒擦噴口,让后在流水沟里洗清。男人小便还是在街上的后巷便桶里撒尿。有钱人一般在屋子的最后头设私人便厕,女人小解时蹲在流水沟里,大解才用坐式马桶。据说没厕所的人还往街上倒尿,想想也太恐怖。所以英国在十三世纪发明的坐式冲水马桶可谓人类的一大文明。

在十九世纪新加坡在英国统治下的情况如何?人口密度渐长的市区里,大小事开始成问题,公共厕所设在新加坡河边,进去后让人掩鼻。一般家里设茅厕,早晨四五点便有挑夫换上新的马桶,然后用扁担把两桶“夜香”挑在肩上,把它送到三十六门的收集车,这种车英语称为“、‘HONEY WAGON’(直译‘蜜糖香车’)太有意思了。粪便收集车装满后驶向市区外的大便收集处。1945年8月15日军投降后,一些日军囚俘就被令在市区接下挑大粪的活。

我小时候的当年住在市区里的十几户共住的二、三层店屋楼房。窄小的楼梯间经常见到挑粪夫,然后很有礼貌的问挑粪夫:“倒粪叔,要‘吃’咖啡?”大叔也回应“妹妹啊,要‘吃’咖啡。”小小的问候成了我们甘民巷的一段插曲。

后来搬到市区外的陋屋,就在今天的中峇鲁地铁外不远的公园对面的亨德山,这里就是草莽一片的大坟,而家对面就有两个大粪池,原来市区的大粪都往这里倒。当然风吹过处,耐人‘薰味’。这里的倒粪大叔就两三天来一回,有时候蹲在‘屎坑’(广东人的称谓,我们潮州人叫‘濂廊’)。有时做大事的时候,下面的马桶被抽出,倒粪大叔就把‘肥料’倒入他有盖的桶里,然后用刷子刷再放回来。我们共用的茅厕就在大坟不远处,大解时还真是‘熏死人’。

中峇鲁是有钱人住的四层楼,1930年代 在新加坡信托局建有抽水马桶是羡煞旁人的事。庆幸不久政府很快就迁坟、‘迁粪’(粪池填了)。大概在1968年,我们有幸迁入了组屋,就在原先的大粪池附近的惹兰孟米娜,有自己的抽水马桶厕所,太棒了。1960年代也是一件新兴国家发展组屋计划的“奋起实践”。70年初,中峇鲁花园的建立就是花园城市的实践,那里的莲花一直都很茂,可能跟原来的粪土有关?

1980年代,市区重建的工作大致完成后,大约在87年左右,挑粪夫的工作也进入历史。

About these ads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老地方, 历史展馆, 回首往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