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马西岭

刘家明

《联合早报 – 言论版, 28 Jul 2012》

最近机缘巧合,再次登上阔别了近30年的马西岭,过去被我们踏到光秃的山坡现已长回了青草。漫步于史蒂芬李路,却怎么也认不出过去那个长满鸡蛋花树的小丘。

要不是晚晴园的导览员告诉我们先贤林义顺的事迹,我怎样都不会想到这个洋味十足的名字Marsiling,竟然是个道道地地的华文名。先贤林义顺的祖籍是广东省澄海县岐山镇马西村,这个“山区”原是他的产业,当然叫“马西岭”了。

马西岭的长形山脊,位于小红点北部,介于万礼自然保护区与兀兰新镇之间。山脊由一系列的小“山峰”组成,最高的“峰”海拔79.3 米,在服兵役时的代号是“265峰”(其实79.3米就是265英尺),所以它只不过是和一座25层的组屋一样高的小丘罢了。不过在缺乏训练场地的新加坡,马西岭就自然而然成为我们“进攻战役”和“防守战役”的“游戏场”了。

我们最怕的是在马西岭做“防御战”,除了要把一大堆的装备如装沙的麻袋、锌板,木条、锄头、铲和畚箕抬上山外,最要命的是要连夜“挑灯”(点蜡烛)挖战壕。战壕的大小可由不得你作主,长、宽、深 都是用我们的来福枪当尺来量的。“住”在战壕里可一点都不舒服,有太阳时如在享受“桑拿蒸汽浴”,下雨时就要忙瓢水;只有在老天作美的晚上,躺在战壕外的星空下,那种“浪漫”,无以伦比!

那时野战的粮食,无论是“质”或“量”都远比现在的差劲,在烈日下更是五行缺(冷)水;还好有特别的“民资补充”,所以我们才能每次都“成功克敌,凯旋而归”。因为那时的马西岭还住着一些农民,这些有企业精神的农民,就会炒了米粉或面,加上五餐肉,五香或鱼并等打包好,连冰块汽水一起拿上山岗卖给我们这些阿兵哥进补。他们通常都带着女儿同行,除了帮忙收账和开汽水外,也与大家谈话调笑,果然是做生意的一绝!我常遇到的两个小妹,那个不到十岁,皮肤较黝黑的叫阿珠,另一个年级较大,肤色较白的叫阿花,但我们都只管叫她们黑妞、白妞。

黑妞和白妞的情报可是一流的。因为当时在演习训练时若被发现“征用民资”是要被罚的,所以我们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喝冰水吃米粉;而且事后还要“毁尸灭迹”,才不会被教官发现。不过阿珠和阿花却总在教官不在场时才会出现,有她们把风“看水”,我们就可放心大快朵颐了。其实教官也是过来人,哪有可能会不知情,只不过是闭一只眼罢了!

旧地重游,事过境迁,现在的马西岭已是完全的“军事禁区”,没有阿兵哥演习的时候是那么的宁静。走在山间小路再也看不到民宅,听不到那个缺了一颗门牙的阿伯说“小心,头前有三筒!”(前面有上尉在监视),更甭说听到“黑白双妞”的“阿兵哥,买水啦!”

今年是国民服役45周年,国庆日在暨,又听说有花了近3百万新币拍摄的“新兵正传”要上演,相信一定会激起许多国人一段共同回忆。突然有一个感觉,现在说的尽是我们阿兵哥当年的事,马西岭的菜农、村民的生活又是如何被我们阿兵哥的“入侵”而搞乱了呢?那些年,我们是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计的呢?只恐怕这早已成为另一段被遗忘了的过去了。

About these ads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老地方, 回首往日, 心情随笔, 思维空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