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爆炸案-1965年3月10日 (二)

李国樑

Osman, Harun, Sutomo 和 John Lie
三艘护卫舰除了KRI Usman Harun外,另外两艘命名为KRI Bung Tomo(船号357)和KRI John Lie(船号358),分别纪念Sutomo和John Lie (Jahja Daniel Dharma)。

1945年日战结束,Sutomo在东爪哇泗水(Surabaya)的战役中率军对抗英荷联军。泗水之战有强烈的战略意义,它鼓舞了印尼人民不畏强权,争取独立的雄心。四年后(1949)印尼成功摆脱荷兰的统治,成为独立主权国。

John Lie则是名印尼华人,日战结束后加入印尼海军,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他突破了马六甲海峡的封锁线,私运武器入印尼,对抗荷兰,后来升任海军总司令,以将军的军阶退役。

Sutomo 和John Lie都是印尼独立战争时期的英雄人物,他们为争取国家独立而跟殖民地军队交战;至于在乌节路麦唐纳大厦引爆炸弹的奥士曼和哈仑,虽然同样是海军陆战队员,但他们在苏卡诺政权下,向新加坡的平民百姓施暴来反对新马合并,在“敌人”和“干案”的出发点上都截然不同。虽然奥士曼和哈仑都被印尼当局追封为民族英雄,但是对马印对抗时代的无辜平民而言,他们的做法跟现在的恐怖分子如出一辙。

McDonald Hse 2(乌节路麦唐纳大厦爆炸案是马印对抗时期(1963-1966),印尼对新加坡最严重的攻击,造成三名平民死亡,三名平民受伤。图片来源:The Straits Times)

McDonald Hse 3(奥士曼和哈仑都被印尼当局追封为民族英雄,图为他们的遗体被运回椰加达,在街头游行至卡利巴塔英雄公墓。1968年10月18日)

印尼的政治一般决定于国内局势,而不是国外因素。这次海军为军舰命名,总体以国家英雄为主题,未必完全针对新加坡,但从新印双方交涉的内容,不排除两国国防间可能已经互有心病一段时日。加上今天的印尼是世界第三大民主国家,经济发展日益蓬勃,很多印尼人对国家感到自豪,使到当地的民族主义升级, 例如印尼商人提议在新加坡人常去的峇淡岛树立奥士曼和哈仑的塑像就是一个例子。印尼在2014年4月有国会选举,7月是总统选举,各个政治人物或多或少都会根据人民的民族主义意识来走下一步棋。

(待续…)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活动消息:土生文化馆

image003

发表评论

2014年 04月 10 日, 星期四 · 4:41 pm

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image002

发表评论

2014年 04月 8 日, 星期二 · 5:19 pm

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爆炸案-1965年3月10日 (一)

李国樑

重提往事
周日的乌节路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Orchard Road)人来人往,49年前(1965年)在此地发生的“麦唐纳大厦爆炸案”已经为人所淡忘,不过却在2014年2月6日农历新年人日当天旧事重提。

McDonald Hse(乌节路麦唐纳大厦,2014)

印度尼西亚接收三艘英国BAE船厂改装的护卫舰,以两名1965年在新加坡引爆炸弹的海军陆战队人员奥士曼(Osman Haji Mohammed Ali)和哈仑(Harun Said)的名字,为其中一艘护卫舰命名为KRI Usman Harun(船号359)。
1965年3月10日下午3时07分,奥士曼和哈仑在麦唐纳大厦这座纯商业办公室放置了一颗25磅的计时炸弹,造成三死三十三伤,三年半后被送上绞刑台。被炸死的三人是留下六名孩子的汇丰银行经理的私人秘书朱苏茜(Elizabeth Susie Choo,36)、父亲早年在日本人手下惨死的女助理秘书吴慧君(Juliet Goh Hwee Kuang,23)和送院两天后不治的马来男司机(Yasin Bin Kesit,45)。

两名涉案的军人被控上法庭,在新加坡高等法院(1965年10月)被判处死刑;他们上诉到马来西亚联邦法院,经过三司会审后(1966年10月)维持原来的判决,最终上诉到英国枢密院(UK Privy Council, 1968年7月),但依旧维持原判。

马印对抗(Konfrontasi,1963-1966)是一道历史的伤痕,对于印尼不顾及邻国和受害人家属的感受,挑起第二度伤害的做法,新加坡外交部长尚穆根向印尼外交部长马蒂(Marty Natalegawa)传达新加坡的不安。紧接着,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以及国防部长黄永宏致电向印尼政治、司法及安全统筹部长苏延多(Djoko Suyanto)和国防部长普诺莫(Purnomo Yusgiantoro)表达关切,认为这将揭开历史的旧伤口,更引起新加坡民众质疑印尼的动机,因此吁请印尼慎重考虑受害人及其家属的感受,以及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重新决定是否要以这两个海军人员名字为军舰命名。

另外两名军人出身的部长陈川仁和陈振声竞相呼应,陈川仁以自己的父亲的经历来阐述他对这起事件的感受,如果父亲当天不是因病请假,可能已经成为爆炸案中的冤魂。陈振声则通过2014年新加坡航空展这个平台,表达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缺乏面对现实的勇气,为了维护民族主义或政治利益,不惜挑起历史仇恨,企图转移国内人士的视线来缓解民众的情绪。言外之意,无非是针对印尼。

不过陈振声这番话,印尼将领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听得到,因为新加坡已经临时撤回对印尼武装部队海军参谋长和百人代表团出席新加坡航空展的邀请,至于其他高官如印尼国防军总司令、国防部副部长、陆军参谋长以及空军参谋长等也决定不出席新加坡航空展。

印尼政治、司法及安全统筹部发言人巴纳斯(Agus Barnas)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高调回应:“印尼海军有权以成熟的方式加以考量如何追封英雄,让他们的英名通过一些军舰流芳百世,如同其他英雄一样。”
巴纳斯这番追封英雄的回应等于把恐怖分子当作英雄,扭曲正义,就如日本歪曲历史的真相,把战犯神化一样。这种肯定杀害无辜平民的做法等于公开包庇恐怖主义,鼓吹暴力,甚至等于默认回教祈祷团近期在峇厘岛(2002)和椰加达(2009)干下的暴行是合法的。

印尼外交部长马蒂则比较理智,表示以Osman和Harun的名字为其中一艘护卫舰命名是完全“没有恶意,没有不良动机,也没有包藏祸心”。他表示可能双方在沟通上产生误解,现在应该沉淀下来,继续前进。
尚穆根回应,认为马蒂表示印尼谅解新加坡的处境,也同意为战舰命名时缺乏敏感度,这是一番很有建设性的谈话。

到头来,护卫舰依旧命名为KRI Usman Harun,国与国之间已经在正当的外交环节上,互相交代了彼此的立场,也互相说了该说的话。新加坡已经郑重其事,说不会跟KRI Usman Harun同行,也不会接受这艘战舰进入新加坡水域。两国的40年国防进程在缺乏互敬互重的情况下开倒车。

我们重新审视这起军舰命名事件,为什么奥士曼和哈仑会重新浮台,背后是否还有其他政治含义?新加坡是否反应过敏?风吹皱一池春水后,我们该如何消化这起事件?

(待续…)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活动消息: 国家博物馆

image005

发表评论

2014年 03月 20 日, 星期四 · 11:22 am

三访嘟嘟糕

李国樑

自从找回嘟嘟糕这种传统小吃的味觉后,忍不住三访嘟嘟糕,这回找寻的是怡丰城(Vivocity)“牛车水陈家祖传嘟嘟糕”。根据现场顾客的口音,嘟嘟糕其实也吸引了许多来自中国的华人。
Tu tu kueh 7

马来人也烹制嘟嘟糕,叫做Putu Piring,模具较大,馅料不是椰子或花生,而是黑色的椰糖,椰子放在一旁沾着吃。

“牛车水陈家祖传嘟嘟糕”说当年的嘟嘟糕不那么小,而是像松糕那样,有顾客购买时才切成小块。后来觉得这样卖糕很麻烦,动动脑筋后才出了小模具这个点子,一直沿用至今。

嘟嘟糕要做得吃,必须遵守“四不”:不黏牙、不哽喉、湿而不软、干而不硬。

嘟嘟糕的准备功夫就像其他华族美食一样,马虎不得,否则就失去美食的味道。嘟嘟糕的食材秘诀是必须使用香米。将香米和白糖一起磨碎,采用新鲜的椰子屑和椰糖半炒约一个小时。椰子馅料不能一味干炒,太干会失去椰子的味道;花生加黄糖的煮法也是一样。

我们看到的是一分钟蒸熟的嘟嘟糕,蒸久了就会湿软而黏牙。此外不好吃的嘟嘟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使用碎米来磨成米粉,大大影响了可口度。
Tu tu kueh 9

嘟嘟糕这门生意能维持下去吗?现在的租金成千上万,嘟嘟糕五个$3,以每日租金$200元来计算,必须卖约400个来支付租金,加上食材的成本与劳工…唔…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生活展馆:本地美食

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image003

发表评论

2014年 03月 12 日, 星期三 · 1:5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