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勿洞之旅游记 (上)

卜清山

太平~勿洞之旅 第一天启程
大清早就到裕廊东JEM集合,等待巴士专车。老导游兼领队庄先生是惠安人,和他搭档的是西马导游邓先生。到了镇林山一个镇(不知名)吃早餐,一盘猪肠粉加一杯咖啡。猪肠粉的口感和新加坡有不同,特别。咖啡店附近有小贩,其中让我们兴趣的是藤制家具,看照片就明白,古早味好浓郁。

太平~勿洞之旅 第一天午餐时间 芙蓉镇
午餐到了森美兰州芙蓉镇,号称芙蓉烧包城。餐馆非常大,提供海鲜美食、燕窝、烧包、土产等。海鲜种类多到数不清,也上了一课,认识各式各样海鲜。烧包是这里的特色,展示了烧包创始人如何开业延续,不同年代的演变。其中有一个特别吸引我的就是外表像面包的大包,向师傅了解后,原来是帝皇鸡。师傅说以前是将鸡用泥土包裹在里面,现在为了讲究卫生,经过改良,就用面粉制做。难怪这么大个包啊!各式的黄澄澄的烧包,一盘盘的玻璃橱摆设,让人流口水。可惜,都吃饱了,没机会享用。燕窝似乎几经成为马来西亚的新兴生意,这里也在售卖。让我最养眼的是一个设计亮丽,还有大气的角落。向前一望,八个大字分上下进入眼帘“立足本土,放眼世界”。哇哈哈哈!什么啊!不说你不知,这是你方便的地方,非常欣赏老板的心思。非常有意思。进入后,里面的清洁让人刮目相看。出外旅游,厕所是非常重要,能够进入这样的厕所,心情完全不一样。一切舒畅啊!当然,方便之后,心情舒畅下,全体又踏上北上的路途。

太平~勿洞之旅 晚餐 抵达太平
车子一路北上,遇上了大雨,车速无法加快,最终还是来到了久仰已久的太平(旧时称拉律)。太平是个山城,我所看到的景观,似乎四周都是被山所环绕着。镇里高楼不是很多,感觉非常舒服。一路赶车,加上雨天,让人特别快饿。来到这家龙凤海鲜酒家,就在马路交叉口旁。可能是太饿了,几乎每盘上桌的菜都被吃光。走出门外,环顾四周,附近还有许多会馆。在车上,已经听到介绍这地方是以广东广西人为主,当然还有其他的籍贯人士。果然就看到了古冈州会馆、广西会馆。和酒家隔邻的是海南会馆;走进仔细观看建筑物,门头上还可以看到“1960琼州会馆”的雕刻字样。看来,现在已经不再使用琼州,而是海南。这和新加坡是一样,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更改称法?导游说让我们打开眼界,说这里有个地方是许多当地人和旅客都会去的。就是去看山猪!天啊!看山猪,有什么特别吗?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翻转,带着应该是很特别的心态跟着去见识吧。这条路不是很远,从马路(在一家酒店旁)旁的一条小路缓缓前进,经过当地住宅房屋,就是一条石头路。大约两百米长,远处就看到小屋在前方,淡淡的灯光让我们沿着光线向前走。导游就说,今晚很幸运,有山猪出来了。山猪就在搭建的有盖木寮内;已经有些人在里面买黄姜饭喂食山猪。山猪不怕陌生,与人非常亲近,都在抢着吃,胃口好大。对我来说,看山猪已经不是很新鲜的事。只因新加坡近几年来,已经发现好多山猪群。报章和电视新闻都有报道,而本身也看了无数次,呵呵呵!我径自走到旁边参观这里的印度山庙。确实是山庙,没有宝塔,这里供奉的是湿婆的家族诸神。这就是一天的行程,准备会酒店休息啦!

太平~勿洞之旅 第二天 太平湖
第二天清早,为了看所住的酒店到底是什么模样,很早就拿着相机在大厅边走边看,觉着还不错。跟着就走出酒店外,附近的街景和昨晚的酒楼附近相似。但酒店前面有一座清真寺(回教堂)喜欢它的金色穹顶。早上的阳光,从山背后渐渐升起,穿过几棵棕榈树直射,霎时好看。酒店就是住家【丽晶酒店】,不高,就三层楼。往左走,是一间学校,斜对面是一排的商店,太早了,都还没营业。这时,导游来呼叫准备出发到太平最令人喜爱去的地方——太平湖。

来到太平湖,清早的湖光山色,散发出诱人的光芒。沿着湖边,看到不少晨运跑步者,虽然不认识他们,因为自己是跑步爱好者,我向他们挥手加油,他们也回敬欢愉的笑容。好可惜此次没有机会在此练跑,错过机会。喜爱湖上的倒影,将整个太平湖的样貌上下均衡对立,这就是一副美丽的画卷啊!再往湖边北上,看到了【北霹雳中华总商会】,感到好亲切。我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修完企业管理课程,自然对它有一份的亲切感。路旁树立着一排高龄的的雨豆树,枝杈伸展开来,把强烈的阳光遮挡住,游人可以在清凉的路旁,慢慢信步观赏美丽的太平湖,好惬意。导游这时好心急,一直催着赶快上车。我就是有些不能接受在观赏风景时被催赶,怀了好心情。上车啦!太平湖,下回再来拜访你!

太平~勿洞之旅 第二天 十八丁渔村和炭窑
从太平湖前往十八丁渔村的路上,看到一座很特殊的建筑物。这建筑物给我的直觉是监狱,似乎曾经听说这里有一座监狱,也传说有它的故事,但现在很模糊了,触动我继续寻找它的谜底。

十八丁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渔村。这座设计很特别的建筑物,在其屋顶上,有一只半身的鹰,犀利的眼睛,倒钩的嘴和锋利的双爪,令人不禁要停足多看一眼。后来才知道,这是由一家台湾人所开发的民宿旅店。楼下最吸引人的是那典雅清静格调的酒廊兼餐馆,老板娘给了一份宣传册,翻开观阅,哇哈哈哈,不禁要乍舌,你知道就好。。。这里不用多说。心想,谁会来此一宿?

在渔人码头观看了渔民在吊起所捕获的鱼只,是大丰收啊!码头还是非常的简单,原始的材料——木材搭建。码头上还有一间简单的厕所,就是照片所展示的。你会使用它吗?哈哈哈哈,我会!里面非常简单,门没有门栓,就是一条尼龙绳让你绑在一根铁钉,不让门自动打开(不然就。。。。)。地上开了一个长方形口,大小号由你自由发挥啦。使用它就是要体验渔民简单生活的片段。

这里还有一日游的活动,许多宣传布条挂在码头处,注明电话号码和联系人,任君选择。

码头外,有一片的晒渔场。鱼腥随着风阵阵的吹送,趋前一看,无数的苍蝇在鱼身上毫无顾忌的吮吸着鱼的“美味”,如果你是不习惯这种味道,估计你会避而远之。走进店内,一个老伯忙着收钱,售卖鱼产干粮,生意太好了。团友们大部分都【奥巴桑】,对这些海产,绝对不会放过,出来者皆一袋袋的满载而归。从她们的脸上,显露出好值得啊!

不远的地方,就是下一个要餐馆的地方——炭窑。

炭窑是制造木炭的加工厂,这个炭窑共有八个火窑,规模不小。年轻的老板给大家介绍,讲述他家里三代如何打造这盘生意。炭窑的整个加工流程,一年所能生产的数量等,如何观察窑里所散发出的烟雾来判断烘烤的火候。看官们,年轻的老板和他的员工一样,身上的衣服都沾满的炭色,汗流浃背。我们轮流进入窑内,哇!里面的温度等于是桑拿浴的温度啊。而我看到一位年迈的妇女还在里面打包木炭,我想她是如何耐得住高温,对她的工作,肃然起敬;非一般常人可以接受的。这个行业不可能在新加坡落户,从基本的原材料的来源,就是大问题。然后,有谁愿意在这样环境恶劣下工作呢?

从太平湖前往十八丁渔村的路上,看到一座很特殊的建筑物。这建筑物给我的直觉是监狱,似乎曾经听说这里有一座监狱,也传说有它的故事,但现在很模糊了,触动我继续寻找它的谜底。

太平~勿洞之旅 第二天 前往勿洞马泰边界
离开了太平,车子又风驰般的往北奔驰。终于在下午14:00抵达泰国南部关卡。关卡建筑物具有泰国佛寺的特色,看尖而高的屋顶,就能知道。

花了大约45分钟才办好入境手续,还好关卡离勿洞市区不是很远,大约15分钟就抵达。此时大家是非常的饿,加上天气炎热,阳光照射在皮肤上,是刺热的感觉。导游先带大伙到一家饭店【大人饭店】,品尝当地的泰国午饭。趁着还没有出菜,我就在附近捕捉街边镜头。这里的建筑物都在二至三楼高,有些刚粉刷,很亮丽,有些还是长期没有维修而显得陈旧。电线杆和电线在路边竖立,而且变压器也高高的安置在柱子上。还有就是可以看到喇叭在路口交界处,不知道是有何用途(本来要问,但却忘记了)。主要马路是双车道,其余都是单车道,车辆来往穿行不多。

午餐很丰盛,大家都吃得不亦乐乎。吃完午餐,大家发现店内的墙上有一幅好长的照片,好多人物在照片中,团友居然爬上椅子,一一的仔细端倪。不明白为什么这张照片会展示在店内?又是一个让疑惑的问题。还有一对书法挂在照片两端【宪德立法行万里,仁义修道传千秋】,不知和照片是否有关联?

饭后,继续在导游的带领下去参观当地的一间华人庙宇【林姑娘庙】,原名是【慈善堂】,但因为林姑娘广受欢迎,而且是有一段可歌可泣的传说,香火很旺盛。另外还有大伯公和宋大峰祖师爷。庙内还有晨钟暮鼓,五令旗。团友矜频向庙祝买了长鞭炮燃放,入乡随俗,祈求此行一路平安。

离开林姑娘庙后,来到这里最大的佛祖铜像,泰国是佛教国,拜佛祖是很普遍。

继续参观景点,号称世界最大的邮筒,真的好大,只是摆设,没有实际用途。在路旁,让我们看到这里的另外一个谋生行业,街边售卖瓶装汽油。为什么呢?经了解,原来这些汽油是从马来西亚买进来的。马来西亚的汽油价格比泰国低,所以让一些牟利者冒险在街边售卖汽油。我不禁为售卖汽油的小姐妹捏一把冷汗,万一意外汽油爆炸,这小姐妹岂不是首当其冲;或许她们不知道危险性吧!

横跨马路有一很高的牌坊,上面是泰国三大宗教的庙宇和教堂,摆在中间的泰庙,其两旁是华人的庙宇,最两边则是回教堂(清真寺);象征着宗教和种族和谐。

接着,导游带我们去当地著名的山药材店,据说是前马共用来治病及保健。负责介绍的泰国小姐会说一口流利的华语,介绍了当地著名的“大力王”、“五爪马蹄”等,此外还有“东革阿里”和一些土产。现场也让团员品尝大力王所熬煮的汤,味道特别,无法形容。团员都舍得买,纷纷买了不少。

隔了几间店,走到一家燕窝专卖店,又是一番介绍后,大部分的团员都坐下来,一人一碗的吃起燕窝,味道确实好。除了现场吃,有些还买回去。买者高兴获得胜利品,卖者更高兴,财源滚滚。

这时已经将近五点钟(当地时间是4点钟),导游提醒要赶路上山了,大家才上车,准备前往第二友谊村的万花园。

从市区开车来到上山转换站大约是下午5:30,此地刚好在“热水湖温泉度假村”旁。已经有一辆有卡车改装的车子在等候,这车的特别之处是车顶上是放置行李包,而车斗是三排的长椅子供乘坐。导游说因为上山的道路很陡,狭窄,而且弯角很多。可是,我们的行李都安置在车前,这样可以免了从高处搬下来。

这次是住在第二友谊村万花园的度假村,勿洞有两个友谊村,是泰国政府当年提供给马共走出森林,进入社会的安居之处。并且没人配给6亩地,作为重新自力更生新生活的开始。他们有些选择种植橡胶树或果树等。沿着开发的道路,曲曲折折,四周可以看到山峦层层叠叠,高低错落。山坡的热带雨林树木都被砍伐,该种了许多的橡胶树和果树,尤其是榴莲树。

经过约20分钟的行驶,终于到了第二友谊村,进村前还有一个中国式的牌坊。车子在村前的迎客厅停下后,导游忙着分配房间,大伙各自取了钥匙,往度假村找自己所住的房间。度假村的客房很很干净,有些还使用原始的棕榈叶铺盖在屋顶上。这地方因为气温不高,因此没有提供冷气。床上也没有提供被单,不过,却有睡袋。看了后,不禁哈哈哈大笑,这还是第一遭,睡觉是睡在睡袋里。导游告诉晚餐时间在傍晚7.30。看了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时间让大家自由活动。因此,就拿了相机,往花园方向去捕捉美丽的风景。

万花园,名副其实,一点都不错,满山遍野都是花。从度假村有一条小路,沿着山坡上延伸到山顶上。一对眼睛,怎么来得及看啊!摄入眼球的尽是鲜艳夺目的花群。傍晚的气温非常舒爽,凉凉的秋意环绕着四周,绿意盎然。在这样的意境中赏花,是绝佳的时刻;也让心情舒畅。团友们分散在四周,各自观赏着自己喜欢的花卉,手上有相机的或手机的,都在忙着拍下自己所寻获的漂亮花儿,一起分享着自己的收获。

睡在睡袋里,这是第一次。不过,却没有影响我的睡眠,因为我的适应能力跟强,哈哈哈哈!其实,昨晚作了脚底按摩,确实好舒服。一大清早,就被屋外的鸟鸣所叫醒,这比闹钟还好。梳洗之后,离早餐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就在度假村附近走走。早就有团友更早起床,在四周观赏风景。走到一处,有一栋没人住的度假村,原来是泰国公主诗琳通曾经三次到访。在山的另外一处,可以看到几间木屋,导游就说他是住在附近,我想应该是他的房子在那边(后来证实)。
早餐是很传统的早餐,芋头糕,糯米饭,炸金瓜,炒米粉等,加上咖啡,这顿早餐还吃的很有味道。

我们知道就快下山了,大家不约而同都要和导游林先生一起拍照,林先生是前马共成员。昨晚,停了他讲述过去的经历以及马共在当时的情况,很敬佩他当时为他们的理想而奋斗的热诚。时过境迁万事变,此时的环境和当时是十万八千里分别。踏上回勿洞市区的路途,显露在大家脸上的是满足和快乐。有照片为证!呵呵呵!再见!第二友谊村,万花园,希望下次有机会再次造访!

第一友谊村是一个重要的景点,这里有当时马共作为防御的地道。全长一公里,最深处是16米。主要是为了受到马泰军方炮火轰炸时,可以迅速的躲进地道。

在友谊村地道前,巴士停了车,下车后,眼前是一座高耸的牌坊,黑底金字写上【友谊村地道】。牌坊左侧是一个较小的牌坊,也是黑底金字写上【山溪小馆】,是一间餐馆。这两座一大一小的牌坊,屹立在大自然的森林,格外显得突出,非常吸引人。

在导游的带领下,穿过一座小桥,为转运桥,桥右侧是十二生肖雕像。个人可以经过属于自己的生肖时,用手抚摸和敲拍铜铃,旁边还有一个漆上红色的钱箱,随意捐款。左侧是一个许愿池与幸运洞。有一个小男童,大约4岁左右,短短的头发,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十分可爱,天真无邪。他不怕生,喜欢和访客拍照,很自然(照片为证)。

接着一群人随着在导游进入森林地带,这条往山上地道的路还经过了整修,有石阶加上遮蓬,免了日晒雨淋。在建造石阶和遮蓬时,并没有对环境造成破坏,这点让我很欣慰。巨大的擎天热带雨林树木参天而立,树干十分的粗大,分立在石阶两旁。随着石阶一级级往上爬走,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深褐色灵芝,高高生长在一棵大树干上;导游说这野生的灵芝有毒,不可以吃。

到了第一个休息站,我们聆听导游介绍当时马来亚游击队如何进入森林建立防卫地道和避开马泰军方的围剿时;一边传来一阵骚动,原来团友发现了一只毒蛇,正在吞噬一只蜥蜴(四脚蛇),蜥蜴已经被吞噬了一半,完全不动了。难得的活生生奇景!

一路上停停走走,导游一路介绍沿途中的各种遗留下的设施和标志。到了半山腰,这是重要的位置了,就是地道的入口处。这里盖起一个很大的遮蓬,将游击队如何动员人力挖掘地道,烧饭煮菜。孔明灶是一个非常巧思的设计,可以避免烧饭煮菜的炊烟升上天空,不让军方察觉。水资源是非常宝贵的,因为储存水也是一个重要的任务。接着导游就领着大家开始进入地道,这地道大约有六英尺高,是一个普通人的高度,所以无需担心头被撞到。地道里面的通风系统做的很到位,凉快。有坐位和睡位,战壕,地下储藏室,地下工作室,梯级。内容纳100人,共9个进口处,但只开放6个。这是个不凡的地道建设,当时物资匮乏下,一切都是靠人的双手进行挖掘,在三个月内完成,听了不禁要佩服这群勇士的干劲。走出地道的另外一边,还有为夫妇俩的住所,想得真周到。导游说,男女游击队员生活在一起,难免会擦出火花,可以结婚,可是一旦有孩子,是不可以留在该处,必须送人或卖掉(残忍啊!),但确实是无奈!

过后,到博物馆参观,这里是哦收集的文物真的不少,将马来亚游击队在1930年开始成立,分阶段介绍,发展,斗争进程,分裂,应邀与殖民地联合抵抗日军的侵略。战后如何与英殖民地谈判(华玲谈判),破裂后如何再进入森林进行抗争,到最后走出森林解散,开始进入社会生活;让我们真正上了一堂历史课。

(待续)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海外见闻

活动消息: 中正总校- 国家文物局联办文化讲座

cch

发表评论

2014年 07月 23 日, 星期三 · 12:00 pm

活动消息: 国家博物馆

nms

发表评论

2014年 07月 23 日, 星期三 · 12:00 am

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acm

发表评论

2014年 07月 23 日, 星期三 · 12:00 am

昔日狮城:红色警戒?

(影片来源:5频道)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

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acm

acm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最新活动消息

勿洞 – 马共的小城大事 (下)

李国樑

(文接上周)

《五一三》让马共找到新动力

对身在大马的华人,那股七十年代的思潮主要源自1969年发生在马来西亚的种族冲突,史称《五一三》事件,跟新加坡1954年反国民服役法令的五一三事件发生在同一天。

1969年,马来西亚举行第三届大选,反对党获得50.9%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联盟政府(国阵的前身)。由于受到选区划分的局限,反对党虽然得到多数票,但只取得36%的席位。5月11日,反对党在吉隆坡庆祝胜利游行,惹火了一些巫统的激进党员,举行反示威。5月13日,两派人马在文良港街头短兵相接,演变成流血大暴动。

根据官方数据,这场持续数月的五一三种族冲突有196人死亡(华族143人、马来族24人、印族13人,另外16人无法辨认),439人受伤(其中18人枪伤),9143人被捕(华族5126人、马来族2077人、印族1874人,其馀为外国人,包括巴基斯坦、欧洲、泰国、新加坡等),警方相信被捕者当中,有93人为马共。此外,221辆车及753栋房屋被毁。

《五一三》事件在没有酝酿的情况下就这样发生在首都吉隆坡,并不是马共或是执政党所能预知的,也并不包含民族解放的斗争或反共的意识,而是牵涉到种族利害关係。事后,全国行动理事会发表了《五一三悲剧》白皮书,把事件的根源归咎于种族经济的悬差与族群分化,并通过宪法确定了马来人的特殊地位。

这样的后续让马共找到新的动力,在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采取“新的武装动向,主要目的在于制止吉隆坡当局继续执行英国余留下来的殖民地战争政策,以争取我国成为一个真正独立自主的国家”(方山,《马泰边境风云录(第一集):根据地重整旗鼓——新时期•新方针》)。马共利用紧张的局势来扩大活动,争取对种族肤色深感不安的民心,使马共党员增长了一倍。

1970年代中期还发生了几件大事,例如:

马来亚大学(马大)学生在美国大使馆前进行示威,抗议美帝国主义(1973)。

马大学生发动了华玲(Baling)反饥饿游行以及打锡乌达拉(Tasek Utara)木屋反迫迁事件,国会的白皮书(1974年的12月19日)指马大华文学会涉及共产党的颠覆行动,关闭马大华文学会。

吉隆坡当局兴建独木莪水坝和北马东西大道(1974),宣传策略上则说是为了“围剿”边区;对此,马共向施工工程作出袭击,以示警诫。大马政府作出回应,对马共与倾左的团体进行大逮捕,修改大专法令,缔夺学生的政治权益等。

当时老林身为马共党员,自然如履薄冰。当时上头指令他到别的州府去隐姓埋名,找过一份工作,他则认为反正人生地不熟,而自己也有为国家民族斗争的宏愿,于是痛定思痛,走上勿洞之路。

丛林深深

对于马共重新启动武装行动,马来西亚曾经在1978年6月至1980年间,对据守勿洞的第12支队,发动了长达二十个月的围剿行动,轮派两千军人进入森林,建立十五个堡垒,大军则在森林外围布防、炮轰等。第12支队的主力部队撤入深山,同时派出多支战斗队向政府军在林中的据点进行反击。

在政府军围剿行动中丧生的部分马列派队员
(在政府军围剿行动中丧生的部分马列派队员)

1982年,泰国出全力围剿马共,使三千人的部队锐减至千余人左右,加上邓小平向陈平下指令,停止武装斗争,马共已经逐步失去与政府军持续抗衡的可能性。

马共在勿洞森林里作战与生存的技巧有许多都是从泰共那儿学来的,泰共则是通过越共,越共通过中共,共产党的血脉就这样连成一线。

丛林里的营寨,锌板屋顶,屋子属于开放式,方便作战
(丛林里的营寨,锌板屋顶,屋子属于开放式,方便作战)

由于马共长期在勿洞森林出入,对周遭的环境与地雷区等都十分熟悉,他们自己制作的地雷通过干电池的电流引爆,只要脚一踏上去就立刻通电爆炸,虽然杀伤力不强,但已足以炸断一条腿。

至于官方埋下的地雷,是以安全扣引爆的,只要踩着不动,还是有办法拆除。此外,政府军是轮派的,新来的军人对环境不熟悉,因此凡是布置地雷的地方,都必须在树干底下做记号,久而久之就被马共识破,除了没收地雷外,还可以变变把戏,例如改装、换地方、换方向等,使政府军自己遭殃,因此政府军都不敢轻易进入森林活动,只是漫无目的地开炮。听大炮飞过头顶的声音就知道政府军锁定的地方,因此马共甚至可以在大炮底下如常过活。

第一友谊村博物馆内展示的地雷制作法
(第一友谊村博物馆内展示的地雷制作法)

当然在森林里最避忌的就是行踪泄露,因此在行军时,都必须有人殿后,把走过的足迹销毁,煮食也通过夜色来掩护,都是在入夜与黎明前进行的,称为“两头黑”。

在营寨煮大锅饭,则采用“孔明灶”,时间就从容得多。所谓“孔明灶”是在地底先挖个灶头,再沿着山坡挖出一条排烟的管道,在出口处挖一个大烟槽,上面铺上潮湿的麻袋;这样一来,即使有炊烟冒出,也变得稀稀落落,难以察觉。

孔明灶解决了“两头黑”的难题,煮食也从容多了
(孔明灶解决了“两头黑”的难题,煮食也从容多了。)

???????????????????????????????
(孔明灶的出口是个大烟槽,即使有炊烟冒出也变得稀稀落落,不易察觉)

第一友谊村保留了一公里的地道让公众参观,这条深入地底约二十米的地道是由第8支队,集中五十人的力量,花了三个月时间挖掘出来的。除了厨房外,还有碳窑、哨站、宿舍、操练场、夫妻屋(新娘房)、改建成博物馆的礼堂和一条九个进出口的地下隧道,作为防御炮弹与囤积食粮等用途。隧道有一个人的高度与约1.5米宽度,里头的睡床、桌椅等都是原来的山石,可说是“入土为安”。

???????????????????????????????
(走地下隧道)

???????????????????????????????
(地道内的坐位)

当时组织规定男女不准谈恋爱,因为一旦怀了身孕,有了孩子,除了行动不便外,还会危害到全队人。男女一起共事,难免会日久生情,因此才有了“五锌级”的新娘房,屋子就像屋顶那五块锌片那般大小。孩子出生后必须“关”在隧道里,避免婴儿的啼哭声暴露行踪,过后还必须出森林找户好人家,将孩子送给人。

10338328_10202938040104840_267648503653884543_n PokCS (1)
(“五锌级”的新娘房)

博物馆展示了武器、车床、运输器具、学习资料、以及文娱活动用的手风琴等,依稀间彷佛还听到琴声伴奏下,飘起一阵悦耳的歌声:

树胶花开遍地黄,每年每日割胶忙。虽然油盐茶饭吃不饱,洗了胶桶乓呀连嗵乓,乓呀连嗵乓。大家欢聚在一堂,在一堂…

转型为博物馆的礼堂
(转型为博物馆的礼堂)

???????????????????????????????
(树胶花开遍地黄,每年每日割胶忙……)

新加坡与马共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是否仍旧受到马共的安全威胁?2011年10月20日的国会中,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公布了一些详情:

“1970年4月,一名妙龄女子在樟宜一起炸弹爆炸事件中丧命。设炸弹陷阱的是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马共最活跃和激进的外围组织之一。

1974年12月,三名亲共分子原本要驱车把土制炸弹放在南洋鞋厂董事经理的住家,不料炸弹在车内提早爆炸,二人被炸毙。第三人逃离现场,获其他亲共分子援助偷渡到柔佛。

1970年至1974年间,马来亚共产党在新加坡至少策划了35起纵火及爆炸事件。

1970年代共8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下逮捕,并向其中235人发出拘留令。多数被拘留的人不单只同情马共,而是为马共提供了财物及人力的支持。

–马•南洋商报(南洋网),2011年10月20日”

关于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在新加坡所发生的疑似马共事件,当时新马有一个叫做统一阵线的组织,新加坡的左翼人士所支持的也是从早期的反殖到后来的马来亚革命。革命同志躲在森林里,对外界知道得不多,主要靠电台来收集资讯,维持革命理想。

到了八十年代,世界时局完全改观,从中苏交恶到冷战结束,资本主义重新抬头。陈平安排了马共与马西共的领导干部,包括张忠民和黄一江回到中国,他们发觉现实跟理想中的中国原来有这么大的落差,蓦然回首间,感悟到坚持了一辈子的斗争已经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促成他们后来放下武器,重返社会。

人间正道是沧桑,是正是邪还得经过日后的盖棺定论。武装斗争这条路本来就不是什么康庄大道,在世俗眼里是一条不归路。自1930年代起,马共这个特殊的群体已经在这条崎岖的道路上起跑,颠颠簸簸中从无到有,从有到无,飞鸿渐杳,数年华已度过六十清秋。他们创造了新马历史上“马共”这个词汇,成为二十世纪信仰与激情的代名词。

相关链接

马来亚的紧急状态时期:峇冬加里屠杀案中案 Batang Kali Massacre (1 of 2)
新加坡身份证(IC)与马共
六十年前的《五一三》学潮(二之一)
理想的年代:新加坡与长凤新(二之二)
勿洛蓄水池与柏林围墙 Kings of Freedom at Bedok Reservoir – Berlin Wall(冷战)
学运的峥嵘岁月(下):两代人的微妙视角 思考学运未来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