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acm

发表评论

2014年 10月 29 日, 星期三 · 12:00 am

活动消息: 国家博物馆

Singapura 700 Years

发表评论

2014年 10月 29 日, 星期三 · 12:00 am

加冷的“大哥大”

刘家明

最近加冷的“大哥大”频上报,这“大哥大”说的不是在加冷经营巨无霸“第一代流动电话手机”的商店,也不是说加冷的”私会党”,它是加冷“达哥打”弯的谐音。不过如果有时间去看看加冷“达哥打”的过去,它的确有些“大哥大”的风范。

根据《新加坡历史原貌》,早在1819年开埠以前,就有一支名为“加冷”(Galang),人数约为500的原住民“海人”(Orang Luat)集居在那里,由于地势低洼,所以后来被称为“加冷盆地”。由于开埠后的新加坡的快速发展,当时的实里达军用机场已不敷应用,殖民政府总督金文泰在1931年提议在“最靠近市区的地方,兴建一座世界最大、最好、最先进,并能兼容海上飞机使用的民用飞机场”。于是在77年前的1937年6月12日,被誉为“大英帝国最好的机场”的“加冷机场”就开幕了。不过第一趟降落在加冷飞机场的,却是早在3月时,一架因为恶劣天气从实里达机场转降的飞机。

兴建加冷机场是本土第一个特大规模的填土工程,当时的跑道是草地,直达海边,跑道通水性佳,机场搭客大厦和控制塔设计摩登有现代感,设备先进,很快就超越了槟城而成为了全东南亚最繁忙的飞机场。世界首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爱梅丽雅•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曾在加冷机场起降,她对机场的设施赞不绝口,说“加冷机场是东方航空的奇葩”。从开幕到机场终止服务的18年里,机场一共发生了2次意外。最严重的一宗是发生在1954年,当时一架澳洲昆达士客机在降陆时撞毁,全机32人全部罹难。现场狼藉不堪,当时海峡时报记者所拍得的照片还得到了“1955年世界自由新闻摄影”首奖。不过最早的意外则是在1946年6月29日,一架英国皇家空军的“达哥打”型(Dakota)飞机在降落时发生爆炸,20名仕官全部殉职。意外发生后机场关闭,其他的Dakota飞机就停泊在现在的“达哥打弯”附近,该弯道也就此而得名。其实所谓的“达哥打”型飞机跟美国的“南、北达哥打州”完全没关系,因为当时世界上最通用的运输机是美国的“道格拉斯D-3C”型机(Douglas D3-C),英国航空界把它的长名Douglas Aircraft Company Transport Aircraft缩称为“DaCota”后再改为“Dakota”罢了。

由于新加坡的航空发展实在太快了,加冷机场在启用不到12年就已有不足应付之态,于是英国殖民政府决定在巴耶利巴再建一新机场。巴耶利巴机场在1955年由当时的首席部长马绍尔开幕后,加冷机场正式走入历史。由于加冷机场靠近市区,地方空旷,所以是举行大型政治活动的地点。1956年3月18日,马绍尔在加冷机场举行2万人的“独立群众大会”时情况失控演变成暴动,造成50多警民受伤;后来殖民政府就以这次事作为马绍尔没有能力控制新加坡的藉口,不让新加坡独立。

加冷机场虽然已走入历史,它的搭客大厦却被保存下来为其他用途,例如公用事业局,中央人力局,人协总部等,2008年才被列为国家保护建筑物。机场空地则已重新发展成我们期待已久的国家体育馆,不久后就可能在那儿再次听到“加冷狮吼”了。现在该说说加冷的“达哥打”弯了。目前在那儿的17座租赁组屋早在1958年就由殖民政府的“改良信托局”所建。弯里的中药店、理发店和杂货店见证了“达哥打”46年来的兴衰。数十年没变的还有那地标“大胖鸽”儿童游乐场。虽是个租赁邻里,但居民守望相助,在90年代中就数度赢得“马林百列区最干净组屋奖”。曾几何时,这些“大哥大”租赁组屋也到了“曲终人散”落幕的时候了,所有租户必须在2016年底前搬离,腾出空间来“发展高层住宅项目,以优化土地使用”云。

就不知道当局届时会不会在那儿的某个地方立一个“故事板”之类的东西来记录这些“大哥大”的小城故事,也或许这一切历史往事,美食风情,都将随着清风细雨,从加冷河漂入大海。

《早报-言论》 2014年8月23日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活动消息:亚洲文明博物馆

acm

发表评论

2014年 10月 22 日, 星期三 · 12:00 am

罗弄街道路,巷弯台惹兰

刘家明

如果翻开一本中文的新加坡街道指南,一定会发现我们对街道的有趣分类,这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我国街道命名的特色。

最常看到的“路”,是英文road的直译。新加坡的街道里“路”的出现也最多,大家不妨略算一下(Mighty Minds 2013版),我国大大小小的路,连那些没有Road字但也被译为路的,以及把Link也译做“连路”的一共有1160条左右;接着则应该轮到那571条“惹兰”了。“惹兰”是马来语Jalan的惯用音译,同样是道路的意思。

Boulevard 在法语是指两旁种满有荫大树的路,本地译为林荫道。到目前为止,我国共有14条林荫道,但可惜道的两旁抢眼的是高高的大厦和建筑物,没能真正感觉到“林荫”。还有一条叫“化学特产林荫道”的,听起来反而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倒是那段约半公里长的“牛奶场路”,路中央种了一排浓密像是杉树的“屏风”,每次开车经过,真有点像拿破仑在林荫道上驱车去“枫丹百露”王宫会情妇的感觉。

Avenue 原指侧有建筑物或树木的康庄大道,如巴黎的凯旋门就建在12条康庄大道的交汇处。我们把Avenue译为“道”,一算就有440多条的“道”了。“道”在本地还有几个分类:如Way是大道,Drive是通道,Farmway乃农道,Track是乡道而Loop则是环道,还有一条好创新的叫淡滨尼“宏道”(Tampines Grande)的,所以Way有时好像大过Avenue,有时又偏僻无比!把Street 译成“街”算是较传统的译法,444条“街”都清楚分明,没有别家。讲完“大街”应该是说“小巷”了,我国约有200多条被译为“巷”的Lane,不过应加上158条“罗弄”。“罗弄”是马来语的Lorong,有小巷、后巷的意思。我记得Close过去是叫做“区”而现在则是“弄”,因为我曾在红山区(Red Hill close)住了32年,不过现在将近90个“区”都被“弄”掉了!

Crescent是形如新月的弯路,我们的弯路算起来也有130多条,还有一条叫“康埔桦弓形路”(Compassvale Bow)的,其路形确实如弓。我们也应该再加上11条叫“麟谷”和“麟光”的,因为马来语的Lengkok和 Lengkong都有弯曲小路之意。比较挑战我们想象力的应是Terrace(台)了,谁会想到我国100多个所谓的“台”其实都是平路一条呢?最令人避忌的或许是小径(Path),全国除了植物园里的红砖小径外,其余79条小径都在坟场,还有一条慕莱小径(Murai Path)也离坟场不到1公里。与“小径”差之毫厘的“径”,也就是英文的Walk却有152条,它们都是普通街道,与Walk的原意即“人行道”已不一样了。

我们还会发现如坊Place,广场Square等其实也都是路而不是如欧洲国家的那类大广场。不过把Canberra Square 叫做“圈路”却是很合适的,因为那的确是一条边长约300米和600米的长方形路。“圈”也用以翻译Circle,它事实上是“环形路”。一般街道指南也把交通圈Circus简译成“圈”, 所以与Circle有点儿混淆,目前全国只剩下不到7个交通圈,最出名的当然是“纽顿交通圈”了。

没到过实龙岗的朋友可以翻翻街道指南,在一个方圆半径不到150米叫做“泉”(Chuan)的地方,我们可以找到泉弄、泉花园、泉通道、泉道、泉巷、泉连路、泉坊、泉台、泉景、泉径,还有罗弄泉,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路族”!类似的地方还有如义顺的“春叶”和盛港的“康埔桦”地带呢!所以本地街道的分类基本上与地形是没什么关系的,尤其是现代新镇林立,街道星罗棋布,命名也只好创新求胜,因此才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新“路族”如:坪Plain、坡Rise、埔Green、林Grove / Wood、景View / Vista,域(或场) Field、谷 Vale、坂Bank、总汇Concourse 等等,应有尽有;但那些马来语“路族”如惹兰、罗弄、麟谷、甘榜、达曼(花园)、丹戎(海角)、直落(海湾)等多不会再被用了。

《早报言论》 2014年1月18日

5条评论

Filed under 思维空间

活动消息: 国家博物馆

nms

发表评论

2014年 10月 15 日, 星期三 · 12:00 am

50年代的新加坡

(短片来源: Michael Rogge)

发表评论

Filed under 回首往日